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八章 荷花酥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442 2019-11-26 21:00:00

  荷花酥:面粉加豬油揉成光滑白面團,靜置盆中半個時辰。面粉加豬油、紅曲粉揉成光滑的紅面團,靜置盆中半個時辰,紅豆做成豆沙餡。油酥揉成面團,分成元宵大小的劑子備用。

  白面團、紅面團分別分成大小一般的劑子,比元宵稍大。取白面團劑子一塊,放在手心壓扁成圓,包入一塊油酥劑子,捏緊封口,搟成牛舌狀,從上至下卷起來備用,紅面團如同白面團一般做法,做好備用。

  面卷豎放,上下兩端折起,搟成圓形,紅面團放置在白面團之上,中間放置豆沙餡,包住餡心,收口,團成圓形。花刀切出米字型花瓣,切口深度直至豆沙餡為止。鍋中油燒熱,將荷花酥放入油中炸至花瓣綻開,撈出控油,口腹荷花則成。

  *

  因著下雨,沈之瑜也起得晚,親自去廚房做了一頓早飯后,就回了屋子,和元宵、芝麻一起收拾她父親從西陵給她捎回來的東西。

  兩大箱子的東西實在太多,沈之瑜帶著兩人收拾了一上午,都沒有收拾完。

  “姑娘,你看老爺送回來的這些玉石,比珍軒閣那些上乘的玉石都還要好,要是做成了頭面首飾,京中的那些姑娘夫人們可羨慕死了!”

  元宵小心翼翼地把一匣子的玉石放好,摸了摸,有些愛不釋手。

  沈之瑜隨意瞟了一眼:

  “一堆石頭而已,有什么羨慕不羨慕的!”

  這些身外之物,沈之瑜不敢興趣,再說頭上要是真是綴滿那么些石頭,她也不習慣。

  “奴婢就知道姑娘不喜歡,庫房里已經放了好幾匣子,姑娘只當它們是死物,要是別人呀,早就拿出去顯擺了!”

  沈之瑜不接話,微微蹙了蹙眉頭:

  這些有什么好顯擺的?還不如吃一盞荷花酥呢!

  元宵見自家姑娘面無表情的忙著,收拾著一堆別人這輩子見都沒見過的好東西,心中卻沒有一絲波動,她不知道是應該佩服呢,還是應該擔憂!

  元宵不再說話,其他兩人也不說話,三人靜悄悄地據不說話,安安靜靜地干著手上的活。

  “姑娘,二房的夫人過來了,說有事找姑娘說。”

  突然,門口傳來了小婢女的聲音,沈之瑜聽了仍舊沒什么表情,而元宵和芝麻則一怔,撇撇嘴,露出幾分厭惡的神情。

  “讓她在前廳等著,我馬上就來。”

  沈之瑜把手上拿著的最后一件東西放在匣子里,順手把匣子蓋上,放在桌子上,淡聲應道。

  “是!”

  小婢女應聲,走了!

  “姑娘,沈二夫人過來肯定是知道老爺托人帶回來了東西,是來搶這些東西的。”

  二房的那些人,早都已經分家了,只是老夫人在那院子里待著,借著這個名頭,隔三差五來沈府要東西,尤其是這沈二夫人,臉皮厚的比城墻都厚。

  元宵護主子,最是見不得這不要臉的姚夫人了!

  沈之瑜盯了元宵一眼,沒有說話,只是起身理了理衣擺,向屋外走去。

  還沒有走到前廳,就聽到里面的說話聲:

  “娘,這沈之瑜也太目無尊長了,我們都來了這么久了,都不出來拜見,等會兒娘一定要給她點厲害嘗嘗,讓她知道什么叫尊敬長輩!”

  嬌滴滴的女聲,用撒著嬌的聲音在背后說著別人的壞話。元宵一聽就知道這是二房那個討人厭的沈之珠。

  “那是必然,哪一次不是讓她吃了虧!”

  回答的女聲年齡稍大,語氣狂妄的不可一世,就是那個臉皮無敵厚的姚夫人。

  元宵見沈之瑜瞇著眸子,身上露著一股子陰冷,她怕她家姑娘控制不住情緒,有些擔憂的叫了一聲:

  “姑娘……”

  “沒事!”

  沈之瑜低聲說了一句,隨即抬步就踏了進去。

  沈二夫人和沈之珠沒想到沈之瑜這時候進來,想到剛才說的話應該被別人聽見了,臉色有些訕訕,不過也只是一瞬,隨即就恢復了常色,尤其是沈之珠看沈之瑜的眼神還透露著鄙夷和挑釁。

  沈之瑜就像沒看見一般,毫不理會,也不客套,直接問道:

  “二夫人,三姑娘,來府中有什么事?”

  沈二夫人一愣,沒想到沈之瑜的性子已經冷到了這種程度,連表面的客套都沒有了,心下倒是暗喜。

  “阿瑜,大半年不見,出落地越發標志了,二嬸就是來看看,你過得好不好?你說你父親一走……”

  “我很好,你來有什么事?”

  沈之瑜見沈二夫人虛偽著一張嘴,越說越傷心,還拿起帕子準備擦眼角,清冷出聲打斷了。

  沈二夫人被這樣一噎,有些尷尬的不知道是該繼續說呢,還是收起臉上的傷心。

  沈之珠見母親被沈之瑜這么不留情面的打斷,臉色變得難堪,恨恨道:

  “沈之瑜,你還有沒有教養?不知道長輩說話就要好好聽著?”

  “哦,我忘記了,你娘死了,你沒有娘教養,才變得……你……你干嘛?”

  沈之珠的話還沒說完,就見沈之瑜瞇著眼睛冷冷地盯著她,眸子還是發紅,好像要吃人一般,嚇得不敢再說了,連忙躲到了沈二夫人的身后。

  “如果二夫人是過來看我好不好,那現在看到了,請回吧!”

  沈之瑜懶得多費口舌,這兩人來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她的東西就是她的,她就是不喜歡,也不想給這樣的人。

  沈二夫人見沈之瑜要趕客了,也不樹長輩的威嚴了,那些假惺惺的客套話也收回到了肚子里,忙道:

  “阿瑜啊,我聽說你父親托人從西陵帶了東西回來,我就是來拿走給老夫人的那一份的!”

  “沒有!”

  “什么?”

  沈二夫人覺得自己好像聽錯了,以前沈之瑜雖然也不情愿,但從來都沒說過“沒有”,面子上也會分一些給她們的。

  “沒有!”

  沈之瑜又重復了一遍,聲音比剛才略高,但也更冷。

  “阿瑜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怎么會沒有呢?你父親怎么說也是沈府的長子,孝敬老夫人不是應該的?托人帶東西回來了,還是那么大的幾輛馬車帶回來的,少說也會給老夫人一箱子,怎么會沒有呢?阿瑜啊,你可知道,不孝敬長輩……”

  “沒有就是沒有,父親這次什么東西都沒有帶回。”

  沈之瑜冷冷地說,眼中盛滿了不耐煩。

  “不可能沒有,那幾輛大馬車裝的是什么?你別告訴我,是空的?”

  沈二夫人的聲音又尖又利,高聲叫著,撒起潑來,刺耳的緊。

  “那是延平侯府的公子回來,姚夫人要是不信,就去問延平侯府的公子吧!”

  沈之瑜說完,懶得再多看一眼,轉身就準備離開。

  “你別走,你小小年紀就這么惡毒,連長輩孝敬老夫人的東西你都敢私貪了,你別走……”

  沈二夫人像炸毛的兔子急眼了一般,從上首的椅子上風一般地沖了下來,一把抓住了沈之瑜的手腕。

  “放手!”

  “東西拿來就放手!”

  沈二夫人死死地抓著,就是不放手,旁邊的元宵和芝麻想上去幫忙,沈之珠則攔在了兩人面前,一時也掙不開。

  一時間,幾人糾纏在一起。

  沈之瑜覺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捏斷了,正想發火的時候,就聽見有人說:

  “笙笙,這是怎么了?客人想走,讓她走就是了,你這么想留,讓她們下次再來就是了!”

桃始笑

阿瑜:我說沒有,誰敢說有?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