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十章 金齏玉鲙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42 2019-11-28 21:00:00

  金齏玉鲙:選用三尺以下的鱸魚,靜置山泉水中餓十二個時辰,刮鱗去腮,用棉布治凈。取精肉切成片,薄如宣紙,輕如羽毛,用芥醬浸漬入味,布裹擠凈水分,散置盤中。另取香柔花和葉,均切成如毛發的細絲,放在魚膾盤內與魚膾拌勻即成。紫花碧葉,肉白如雪,鮮潔可觀!

  *

  “景明回來也有好幾日了,怎么不告知為兄,給你擺桌慶賀,接風洗塵呢?”

  隨園二樓臨河的小廂房內,一位穿著深紫色錦袍的公子,正手執酒壺,給對面坐著的月白錦袍公子的酒杯里斟酒。

  “春陽兄客氣,景明只是回個家而已,身上無功名無爵位無建樹,哪里還敢大肆宣揚,勞煩兄長?”

  熟悉的聲音,一貫的低沉溫和,聽著無不如沐春風,正是剛回京不久,住在沈府的令和。

  令和,表字景明,春和景明,是他及冠時沈硯給取的字。

  給他斟酒的是他在京中的好友,也是同他一起長大的玩伴,虛長令和兩歲,越國公家的嫡長子,宋頤,表字春陽,去年殿試的探花郎,如今在大理寺任少卿一職。

  “景明跟為兄客氣什么?我們好幾年沒見,你回了京,竟然不主動來找我,是跟為兄生分了不成?”

  宋頤微微仰頭,一口飲下杯中酒。

  令和見此,也隨其后,端起了桌上的酒杯,一飲而盡。飲完后,放下酒杯,又斟滿了一杯。

  “不是跟春陽兄生分,只是你知道,如今我們家剛被赦免,行事務必還是要小心謹慎,低調一些。如果我一回來,就傍上你這探花郎,大理寺少卿,說出去,難免引起事端,所以才沒有主動拜訪兄長,景明在這里自罰三杯,給兄長賠罪。”

  令和說完,仰頭“咣咣咣”地干了三杯酒。

  宋頤見令和飲下了三杯酒,嚴肅的臉色好看了一些,擺擺手:

  “為兄當然知道景明的性子,只是回來這么久都沒聯系為兄,怎么說,我也是計較的。”

  “不過,剛才看景明痛快的賠禮了,那為兄也就不和你計較了,來,我們干一杯,歡迎景明回來!”

  兩人舉杯一碰,相視而笑,有些話語不用明說,也默契的彼此知道。

  “景明這次回來,不走了吧?”

  菜肴上桌,宋頤夾了一筷子魚膾,放到嘴里,慢慢品嘗。

  “不走了,這次回京,我主要是為了參加明年的殿試,也為了守住延平侯府那一份在京中的家業。”

  令和也夾了一筷子,放在了嘴中。

  一入口,一股辛辣的刺激沖鼻而來,刺激著口腔中所有的味覺,慢慢咀嚼,又覺得這魚膾極鮮極美,好似這世上沒有比它再鮮美的東西!

  “春陽兄,這隨園看著不起眼,但這菜肴的味道,怕在京中也是能排的上號的,這道魚膾,我嘗了后,怕是沒有比它更鮮美的了!”

  記得以前,令和的嘴巴也是出了名的挑剔。

  那時候,延平侯府也不缺那點銀錢,各種菜肴,四季時蔬,總是吃最新鮮最好的,那些個廚子也個個都有絕活,天南地北的菜肴均都有擅長的,吃多了,習慣了,便覺得那是家常便飯,甚至吃膩了,覺得世間滋味不過如此!

  可這幾年的邊關生活,風餐露飲,粗糙簡陋,啃過硬如石塊的饅頭,也喝過不帶一點兒油星兒的野菜湯,吃過連續一個月的白菜蘿卜,也如餓狼撕食般啃過手臂長的羊腿。

  京中這些精美雅致,別具匠心的菜肴,令和是好幾年沒吃過了。前幾天,在沈府,那些廚子做的早飯、點心已經是極好吃,哪想到,就這京中隨便一家不起眼的飯館兒,也能做出上好的佳品。

  “景明喜歡,就多用一點。”

  宋頤放下筷子,給自己斟滿了一杯酒,微微仰頭,慢慢飲下。

  “這隨園呀,雖然看著不上檔次,比起外面的那些在裝修上差遠了,可這里廚子的手藝倒是不錯,京中世家子弟,愛好風雅飲食的公子們都喜歡來這里。”

  “尤其是這里有一位余大廚,手藝那是絕佳,好多人為了他一桌飯菜呀,能連續十天半個月的來碰運氣。”

  “碰運氣?他不是這飯館的廚子嗎?不是天天在這里?”

  令和的筷子又伸到了其他的幾盤菜肴里,吃了幾口,覺得滋味均妙!

  “這余大廚神秘的很,常常神龍見首不見尾,除了后廚的廚子呀,誰也沒見過,不知道是個什么人!”

  “喲?這倒有些稀奇!”

  這奇怪的事,令和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廚子又不是花樓里的姑娘,還遮遮掩掩的,又不能等著賣個好價錢?

  “剛開始還覺得稀奇,這時間長了,大家也習慣了,反正我們是來吃飯的,又不是來看這廚子做飯的,管他是個什么人呢!”

  “這倒也是!”

  令和附和道,隨即又不停地吃著桌上的菜,越吃越覺得好吃。

  “對了,景明這次回來住在沈府?”

  宋頤吃的差不多了,放下了筷子,拿起旁邊放置的帕子擦擦嘴。

  令和還在和桌子上的菜肴大戰,他三兩下咽下口中的食物,點點頭,道:

  “嗯,回來的時候,延平侯府還在修繕,沈伯父讓我先住在沈府。”

  聞言,宋頤目光閃閃,盯著令和看了半晌,嘴唇囁嚅,欲言又止。

  “怎么了?春陽兄?”

  宋頤眸子中劃過一絲遲疑,隨后問道:

  “那……那沈姑娘還好相處吧?”

  “沈姑娘?”

  此刻,令和的眼中心中只有美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就是沈將軍的女兒呀,沈家姑娘呀!”

  宋頤說的是笙笙?

  “你說笙笙?”

  “好像是叫這個名字?小時候老聽你念叨,什么笙笙笙笙的!”

  令和點頭,說:

  “笙笙很好相處呀,雖然性子冷了些,和小時候完全不像了,也不愛說話,但人還是很乖巧的!”

  這時,令和才覺得宋頤這話問的有些不對勁,難道笙笙不好相處嗎?

  宋頤臉上的神情一滯,很乖巧?那個京中人人都要避之的女子,和令和說的是同一個人嗎?

  “是不是外面的人都說笙笙不好?”

  令和放下筷子,拿帕子胡亂地擦擦嘴角,那張一貫柔和的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那倒也沒有,只是……”

  “這些年,沈伯父在邊關,沈夫人又去世了,笙笙一個人守著沈府,京中人人都欺負她嗎?”

  “呃……”

桃始笑

阿瑜:對,我很乖巧的喲!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