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十七章 八寶鴨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493 2019-12-06 21:00:00

  八寶鴨:嫩鴨切開背脊,抽去氣管、食管、挖去內臟,剪去鴨腳,放入沸水中焯水撈出洗凈,瀝干水份。抹上醬油、黃酒等,鴨腹朝上扣入碗內。火腿、冬筍、干貝、香菇、栗子肉、雞肫、雞肉洗凈切丁備用。糯米淘洗干凈,加水蒸熟。熱鍋放豬油,蔥姜略煸,烹入料酒,投入火腿、冬筍等一眾丁,加醬油、砂糖,燒上味,與糯米飯拌和,填入鴨腹內。碗上用紙封好,上籠蒸酥后取下紙,置于盤中,原鹵潷入鍋中,投入蝦仁、豌豆,燒開用淀粉勾芡,淋上明油,澆在鴨上即成!咸鮮味濃,香氣四溢,滋味鮮美!

  *

  “收拾干凈,哪里來的送到哪里去,也該給他們帶個信,該來的總該會來的!”

  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彈彈衣袖上的浮灰,令和的眉頭微微蹙了一下。

  “你別走,你……別走……饒了我,饒了我,我只是聽主子的話辦事而已,你饒了我吧!”

  柱子上的光頭拼盡全力的再掙扎,鐵鏈“嘩啦……嘩啦……”發出嘈雜的聲響,撕心裂肺的吼聲宛若從胸腔里迸發出來,帶著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你千不該萬不該……”

  “算了,說了你也不能活命,澄硯,去吧!”

  “我錯了,我錯了,饒了我……我不想死呀……求你……饒了……啊……”

  一聲凄厲的叫聲穿透耳膜,響徹整個地下室,驚起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應該是角落的老鼠和蚊蟲,令和放下捂著耳朵的手,輕輕揉了揉,說:

  “不早了,該回去陪笙笙用飯了!”

  “昨天才許諾,今兒個一早就言而無信,笙笙應該生氣了吧?”

  “……”

  一路絮絮叨叨出了聽風樓,正午時分,陽光正烈,熾熱的晃眼,令和抬頭瞇著眼睛,望了一會兒,才抬步慢慢地向外走去,影子被踩在腳下,看不見丁點兒陰暗。

  回到沈府的時候,趙伯早早的就等在了門口,笑瞇瞇地把令和迎了進去。

  “今兒個天熱,大公子還是在屋里歇著妥當,老奴一早上在門口看到好幾個人都中了暑熱,暈倒在路邊,被人送去了醫館呢!”

  令和用帕子擦擦額頭的汗珠,附和地說道:

  “趙伯說的是,我這出去了一趟,感覺都要被熱化了。這不,趕緊就回來了,以后這天熱呀,我就不出去了!”

  趙伯滿意地連忙點頭:

  “是呢,是呢,還是家里好,等會讓人多給大公子的屋子里送點冰,可別熱著大公子了!”

  “多謝趙伯關心,我還未用飯呢,先進去了!”

  “哦,哦……大公子慢走!”

  趙伯佝僂著身子,恭敬對令和揖了一禮,那張布滿皺紋的臉上始終掛著微笑。

  “福伯,把午飯送到廳里,去叫笙笙來吧!”

  廳里四角都放了冰桶,絲絲涼意沁來,舒爽了不少。

  令和挽起袖子,把手放進銅盆里,慢慢悠悠地洗著,本就白皙的手指被水一映襯,顯得更加白皙。

  福伯略微踟躕了一下,隨即開口道:

  “公子,姑娘用過早飯就出門了,現在還沒回來呢!”

  令和互相揉搓的雙手一滯,轉頭望向福伯,有些詫異:

  “笙笙出去了?去哪里了?”

  福伯訕訕笑笑,點了一下頭:

  “姑娘是府里的主子,她去哪里老奴倒不知道了,不過天黑前她一定會回來的!”

  “天黑?”

  “她去干什么能去一整天?”

  福伯面露難色,臉上的表情更加尷尬,只是嘴里說出來的話卻十分維護沈之瑜。

  “這老奴確實不知了,不過我們姑娘行事自來都頗有章法,不會干那些讓人擔心的事!”

  令和問話的語氣有些不善,福伯為自家姑娘抱委屈,她家姑娘性子嫻靜沉穩,嘴上雖然不愛說,但心里卻極其有數,要不這么幾年,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也不會把沈府打理的井井有條!

  令和聽出了福伯的意思,眸光閃閃:

  “福伯誤會了,笙笙當然是最好的,我只是擔心笙笙的身子,那么瘦小嬌弱,這大熱天的,出去了一天,別中了暑熱什么的……”

  聞言,福伯放下心來:

  “那倒不會,她身邊的丫頭還算穩妥,這么多年照顧姑娘呀,照顧的不錯!”

  這就叫不錯?人不吃飯也不管著?瘦成了竹竿一樣,還算不錯?福伯自己一身肉,必是羨慕別人瘦弱苗條!

  令和不打算再和福伯掰扯,點點頭,擦干凈手上的水珠,坐到了桌前,拿起筷子,就開始用飯。

  吃了幾口,覺得不是滋味,與前幾日想比,這個廚子的手藝差得不是一星半點兒。

  放下筷子,端起茶杯,小飲了兩口。

  “怎么了?公子,飯菜不合口味?”

  福伯見令和沒吃幾筷子,他掃了一眼滿桌子的菜,都是廚子的拿手好菜,怎么令和卻吃得沒滋沒味呢?

  “倒不是不合口味,只是吃慣了前幾日那廚子做的菜,今兒個換了一種味道,一時間還不太適應!”

  令和又飲了幾口茶,打算拿起筷子再吃時,口中寡淡無味,看著琳瑯滿目的菜肴,卻提不起興趣。

  福伯了然,看了令和幾眼,默默地后退了幾步。

  “這些菜是不是笙笙喜歡的?”

  “啊?”

  “晚間再把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再做一次,等笙笙回來吃!”

  令和的手指在幾個盤子上隨意地指了指,福伯忙記了下來。

  落日西沉,霞光慢慢隱退,暮靄在遠處漂浮,青蒼色的天空漸漸變得昏暗起來,幽靜的暮色慢慢襲來,廳里漸漸地暗沉下來。

  婢女們忙把燭火點燃,星星點點,燭光搖曳,朦朧似幻。

  沈之瑜踏進府里的時候,覺得今兒個府里極為安靜,平時熱情的趙伯都沉默不語,只是那目光中透露著擔憂,看著自己,欲言又止。

  沈之瑜不明所以,微蹙蹙眉頭,繼續往前走。

  路過大廳時,她停下了腳步,也明白了府中的怪異。

  平日里晚間很少掌燈的大廳,此時點了很多燭火,映照大廳明亮如白晝,不遠處的餐桌上擺滿了菜肴。

  令和半歪著身子,依靠在太師椅上,手里拿著一本書,看得極為認真。

  沈之瑜見他看得如此入迷,不打算打擾他,正抬步準備悄悄走的時候,就聽見了一聲溫柔的發膩的聲音:

  “笙笙,才回來又要走嗎?”

  沈之瑜收回腳,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垂著眸子,福了一禮:

  “令公子!”

  令和放下書,笑瞇瞇地看著沈之瑜,上下打量了兩眼,走到沈之瑜的面前,仍舊溫柔地說道:

  “出去了一天,餓了吧?這些是兄長專門為笙笙準備的,笙笙可要好好吃喲!”

  令和牽著沈之瑜走到餐桌旁,把她按倒在凳子上,并細心地用帕子擦干凈沈之瑜的手,把筷子也遞到了沈之瑜的手里。

  “嘗嘗,八寶鴨,我特意吩咐廚房給笙笙做的!”

  令和夾起一筷子鴨肉,放在了沈之瑜面前的小碟子里。

  看著那塊紅艷艷的鴨肉,沈之瑜眸光縮了縮,身側的手不自主地攥緊了些。

  “怎么?笙笙不吃?”

  令和臉上一直掛著溫柔的笑,說出來的話也極其溫柔,可沈之瑜知道他在生氣,而且是不小的氣!

  沈之瑜慢慢抬起右手,拿起筷子,夾起那塊鴨肉,閉上眼睛,緩緩地送到嘴邊,張開嘴,準備一口吃進去的時候,胃里的翻騰再也壓制不住了,一下“嘔”了出來。

  “嘔……嘔……”

桃始笑

阿瑜:你下毒了?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