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十九章 雙荷湯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48 2019-12-08 21:00:00

  雙荷湯:新鮮荷葉二兩,新鮮嫩藕節半斤,松花蜜一兩。荷葉洗凈剪碎,藕節洗凈切碎,共放于蒜罐中,加蜂蜜搗爛成泥,再倒入鍋內,加水沒過食材,煎煮半個時辰即成。溫補滋養,適合早間食用。

  *

  福伯走遠了,除了令和還呆坐椅子上,廳里一個人都沒有了,寂靜如斯,靜的只余令和的呼吸聲。

  他早該想到的,早就該想到的!

  那次笙笙看到那碟柿子糕的反常,后來還問過福伯,福伯曾隱晦的說過,笙笙不喜這些顏色鮮艷之物。他當時沒有在意,他自以為是地給忽略了,才導致笙笙今晚受了大罪!

  令和,你口口聲聲說要對她好,可你都做了什么?

  令和的臉色越來越陰沉,眸子又黑又冷,悔恨、愧疚、自責鋪滿,身旁的雙手習慣性地攥緊成拳,指甲刺破了掌心也宛若沒有感覺。

  就這樣坐了大半個時辰,門口的墨汁不時地抬頭張望,囁嚅著嘴唇,想說什么,可一看到自家公子的黑臉,就縮縮脖子,把自己隱沒進黑暗里。

  “公子,云母粥熬好了!”

  福伯親自端過來一個托盤,里面放置了一盞白瓷小甕,雖然沒有解開蓋子,但淡淡的香味在安靜如斯的廳里還是十分明顯。

  “好!”

  許久不曾開口,一出口,嗓子沙啞得不行。

  令和松開拳頭,盯著那盞小甕看了半晌,才站起身,接過托盤,端著出了飯廳,很快,月白色的身影瞬間沒入在黑夜里。

  令和走得極快,不到片刻,已經到了沈之瑜住的祺庭。

  院子的小門已經被關上了,門口守夜的婢女已經退下,院子里漆黑一片,只有沈之瑜住的廂房里,還亮著燭光。

  在門口又站了一會兒,令和才抬手敲響了院門。

  屋里,沈之瑜半躺在美人榻上,芝麻和元宵剛伺候沈之瑜沐浴結束,把渾身上下徹底地清洗了一遍,芝麻正拿著干帕子幫沈之瑜絞干頭發呢!

  “姑娘,喝點水吧!”

  湯圓倒了一杯茶水,雙手遞給了沈之瑜。

  茶水顏色微黃,聞著有淡淡的參味,沈之瑜知道這不是普通的茶水,而是泡了人參片的水,專門來給她吊命的!

  垂著眼眸,把茶杯放在鼻間輕嗅了一下,隨即小口飲進了嘴里。只是一杯參茶還沒有飲完的時候,就聽見了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三人相視一看,都不知這么晚還有誰會來!

  “姑娘,令公子來了,在門口候著!”

  屋外的小婢女在廂房門口稟報。

  令公子,他又來干嘛?

  芝麻和元宵互看了一眼,互相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不耐!

  “去告訴他,我沒事了,讓他回去,早點休息吧!”

  沈之瑜身上已經穿了睡覺的寢衣,剛洗的頭發還半濕披散著,實在不宜這么晚的時候,再見外男!

  “是!”

  小婢女應了一聲,院子里傳來了幾聲腳步聲,元宵又遞給沈之瑜一杯參茶,催著她趕緊喝下去!

  只是這杯參茶還沒入口的時候,院子里又傳來了腳步聲,比剛才的腳步聲沉穩很多,沈之瑜抬眸看向了門口。

  “笙笙,抱歉!”

  令和溫柔的嗓音在門口響起,只是這次里面帶著濃濃的歉意。

  “我沒事了,你別放在心上!”

  人都已經來了,沈之瑜要是不理人,也說不過去,再說,令和也是為她好,只是不了解自己而已!

  “抱歉,我太自以為是了,給你帶了麻煩,以后……以后不會了!”

  從來沒給女孩子道過歉,這次回了沈府,已經給沈之瑜說過了好幾次“抱歉”了!

  沈之瑜不言語,好像自從這令和住進了沈府,自己就受了好幾次傷,他每次都給自己道歉。

  “笙笙,我吩咐廚房給你熬了點云母粥,你試著吃一點,哪怕一兩口也好,你這樣一天都不吃東西,身子怎么受得了!”

  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是瓷器碰在門上的聲音,沈之瑜握緊了手中的茶杯,纖細的手指骨節發白!

  里面還是沒有聲音,令和在門口靜靜地等著,心越來越下沉,他就知道,笙笙本就對他疏離,這下更是不可能原諒自己了。

  “唉!”

  垂喪著頭,微不可見地輕嘆了一口氣!

  “笙笙,你看看好不好?如果不想吃的話,你告訴我你想吃什么,我吩咐……”

  “吱呀”一聲,廂房門被打開,元宵那張圓乎乎的小臉出現在眼前,只是看著令和眼神里仍舊是不善。

  “給奴婢吧!”

  元宵一手利落地從令和手上接過托盤,隨后用另外一只手麻利地關了廂房門。

  “嘭!”

  令和還來不及看向屋子里,眼前又只剩下那兩扇雕花木門。

  “姑娘!”

  元宵把托盤端到了沈之瑜面前,芝麻解開了小甕的蓋子,一碗濃稠噴香的粥香味撲鼻而來,隱約還能聞到淡淡的云母藥味,沈之瑜早已經吐得一干二凈的胃“咕噥”向了一聲。

  芝麻把小銀勺子遞到沈之瑜的手里,沈之瑜接過,舀起了一小勺粥慢慢地送到了嘴里。

  稀粥經過舌頭、牙齒,再經過喉嚨,咽下去的時候竟然沒有惡心的感覺,肚子里好像還叫囂著,再來,再來!

  又吃了兩口,仍舊沒有不舒服的感覺,旁邊伺候的芝麻和元宵看著沈之瑜吃得頗有滋味,嘴角翹起了老高,一臉欣喜。

  這粥雖然好吃,但沈之瑜到底對飲食不思,吃了十來口,也就吃不下去了!

  她放下勺子,擦擦嘴角,才清冷地對屋外說道:

  “勞公子費心了,粥很好吃,阿瑜在這里謝謝了!”

  令和一直在門外等著,那顆心一直是懸著的,就怕沈之瑜看到這粥后又開始狂吐不止,那他就罪過大了!

  令和從來沒有這么緊張過,衣擺不知不覺地都被自己捏皺了,好在過了這么煎熬的許久,聽到了沈之瑜吃東西的聲音,也聽到了她說“好吃”的聲音!

  “那就好,那就好,這下我就放心了!”

  令和的心落了下來,臉上是這幾年從來沒有過的高興之色。

  “那笙笙你早點休息,我走了,明日……明日我再陪你!”

  院子里響過一陣腳步聲,有些急促,但不乏能聽出其中的輕快。

  屋子里的三人俱都聽見了,相視一眼,芝麻搖搖頭,笑笑:

  “這令公子,不知道怎么說他好了!”

  第二日,天還未亮,沈府的荷花池里就有個身影在忙碌,把早起清掃的仆人婢女嚇得夠嗆!

  福伯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就看到一身淤泥的令和正好從池子里爬了出來,手里拿著一片新鮮的荷葉,還有兩節脆生生、白嫩嫩的脆藕。

  “福伯,你來的正好,來,把這送到廚房,早上給笙笙做一碗雙荷湯,方子在這里。”

桃始笑

阿瑜:本姑娘原諒你了!哼哼……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