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三章 雪片月餅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59 2019-12-12 21:00:00

  雪片月餅:上品白糯米和粳米二六分搭配,磨成極細的粉,拌入少量白砂糖,入籠屜氣蒸熟,做餅皮。甄選新鮮的杏仁、核桃仁、瓜子仁、花生、芝麻炒制,慢慢碾磨成粉,拌和成餡。將餡料包制在餅皮中,放入“花好月圓”的模具中壓膜成型即可。“小餅如嚼月,中有酥和飴。”

  *

  不知不覺,日子過得特別快。

  白日的陽光不再熱烈,池塘里的荷葉開始殘敗,天天縈繞在耳邊的,讓人心煩的蟬鳴聲也慢慢地沒了聲息,晚間的風帶來了涼意,園子里的銀杏樹葉開始慢慢變黃,一陣風吹過,如蝶舞般翩翩飛落,沈之瑜用手接過一片,拿在手上看了半晌,才知道秋天早已經來了!

  這段時間,好似已經沒有了以前那么難熬,身邊總有一個人嘮嘮叨叨的管著自己,吃什么,用什么,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通通要管,堪比父母還要盡責!

  “姑娘,快要中秋了!”

  晚間露水深重,沈之瑜身子又不好,雖已經換上了秋衣,但元宵還是怕她著涼,拿來了一件薄披風,貼心地給沈之瑜披上。

  天上一輪彎月,沉醉在星河中,收集著星子的光芒,等著一年中最圓滿的那一日。

  沈之瑜小臉微仰,靜靜地望著夜空,看了許久。

  “今年雖然老爺不在,但令公子在,府里也會熱鬧些!”

  這五年,不管大節小節,沈之瑜都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過,最開始還盼著父親回來陪她,可在一次次的失望等待中,漸漸地已經習慣了一個人,過不過節,團不團圓早已經無關緊要了,有些人活在世上,注定是孤獨的!

  沈之瑜回首盯著元宵,黑沉的眸子比夜色還黑,元宵被盯得心里發毛,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說錯話了?

  “姑娘,奴婢……奴婢多嘴了!”

  沈之瑜收回眼神,仍是什么話都沒說,蓮步輕抬,慢慢地走遠了。

  元宵摸摸鼻子,看著沈之瑜的背影,不明白她家姑娘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第二日,沈之瑜難得的起了個早,用過早飯后,找人叫來了福伯,吩咐道:

  “福伯,中秋了,讓人把府里布置一下吧!”

  話音剛落,不僅福伯呆住了,屋子里的其他幾人也都愣住了,他們齊刷刷地看著沈之瑜,見她臉上仍舊是面無表情,出口的聲音仍舊清冷,但這么幾年來,她家姑娘還是第一次對過節提出要布置府邸的要求。

  “誒,誒,我馬上吩咐人去,不,不,我親自去……”

  福伯忙不迭地點頭,臉上的驚喜已經掛不住了,一臉褶子的臉笑得如同院子里怒放的菊花。

  “福伯,您慢點兒……”

  芝麻見福伯那么大年紀,跑那么快,出門的時候差點被門檻絆倒了,連忙在后面提醒。

  沈之瑜的臉上也閃過一絲詫異,嘴角微不可見的翹翹,看著福伯早已經跑遠的身影若有所思!

  自己好一點,周圍的人才能好一點吧!

  “姑娘,奴婢讓人來給姑娘做新衣服!”

  “姑娘,你有什么想吃的?奴婢提前寫好單子,到時候讓廚房做。”

  “姑娘,還有月餅?你喜歡什么口味的?是去五味齋買,還是自己做?”

  “姑娘,奴婢吩咐人多買一些花燈,你想要什么樣子的?”

  “……”

  芝麻和元宵就如同麻雀般,圍在沈之瑜的身邊,嘰嘰喳喳地問個不停,那熱情是沈之瑜從來沒見過的,原來大家都這么期盼過節,這幾年大家陪著自己,大概也從未開心過吧!

  “你們看著辦吧,我都行!”

  沈之瑜看著兩個丫頭一臉渴望的看著自己,好似自己要是能說出一個要求,她們馬上就能夠辦到。

  兩人對沈之瑜的回答微微有些失望,但隨即又開心地說起來。

  “那奴婢就去買蓮花燈、鯉魚燈、兔子燈……這些都很好看的!”

  元宵年齡小,又貪玩,好幾年沒有好好的賞過花燈,此時,一說起來,圓圓的小臉上滿是憧憬。

  “奴婢現在就去“織錦坊”,讓人來給姑娘送料子,做新衣……”

  平時一向穩重的芝麻,此刻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沖動了,她連禮都未行,急匆匆地就跑出了門。

  “哎……我……我先去……”

  元宵夠不上芝麻的速度,準備走的時候,就見芝麻已經跑遠了,她撅著嘴,有些沮喪。

  沈之瑜看著兩人,嘴角又不自主的翹翹,道:

  “你也去吧!”

  元宵一喜,屈膝行禮,正準備跑的時候,突然想起如果自己和芝麻都走了,自家姑娘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了,隨即搖搖頭,說:

  “還是算了,奴婢等芝麻回來了再去!”

  沈之瑜見她肉嘟嘟的圓臉上寫滿了失望,擺擺手:

  “府里這么多人,你去吧,我也想早日看到花燈!”

  沈之瑜的話瞬間讓元宵恢復了精神,圓圓的眸子驚訝地望著沈之瑜,問道:

  “真的嗎?姑娘想看花燈?”

  “嗯!”

  沈之瑜點點頭。

  “那奴婢馬上就去給姑娘買!”

  話還沒說完,人就已經跑遠了,那歡脫的背影,如同剛出籠的兔子一般!

  屋子里很快安靜下來,沈之瑜端起杯中的冷茶,喝了一口,瞇著眸子盯著屋外看了一會兒,放下茶杯,也出了屋子。

  “姑娘,您來了!”

  “嗯!”

  “這是姑娘需要的東西,奴婢們都弄好了!”

  “好!”

  “姑娘可需要奴婢們幫手?”

  “不用,你們退下吧!”

  轉眼間,那輪彎月已經慢慢變圓,直到圓的如同一面白玉鏡的時候,中秋節也到了!

  福伯吩咐人在府中添置了很多新鮮的花木,讓滿院子都充斥著花香。長廊、水榭、亭子里,甚至各個院子里的樹上,都掛著各色的花燈,有元宵說的荷花燈、鯉魚燈、兔子燈……

  晚間,所有的花燈點燃,燭火搖曳,星星點點,朦朦朧朧中人影攢動,沈府是前所未有的熱鬧!

  臨淵居的水榭是最好的賞月之地,沈之瑜坐在桌子旁,抬頭看著頭頂掛著的花燈,隨風微微搖晃,燭火忽明忽暗,那些造型若隱若現,一會兒看得真切,一會兒又完全看不見,倒也有幾分意思。

  而令和,則坐在對面,怔怔地看著沈之瑜,見她微微仰著下巴,專心地賞著頭頂的花燈。燭火映照在臉上,給那白如玉的肌膚上染了一層瑩潤的光,而那雙眸子里也被染上了光,看著比初見了多了許多生氣,嘴角不自覺地翹起,臉上掛上了寵溺的微笑。

  婢女們端來一盤接一盤的精致菜肴,最后還端上了一壺酒。

  令和親自倒了兩杯酒,把其中的一杯遞到沈之瑜的手里,自己也端起一杯,溫柔地對眼前的姑娘說道:

  “笙笙,中秋團圓!”

  

桃始笑

阿瑜:生活好像又有點意思!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