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五章 桂花糕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094 2019-12-15 21:00:00

  桂花糕:盆里注入涼水,加兩勺桂花蜜,一勺香油、攪拌均勻。緩慢倒入糯米粉,慢慢攪拌,直至成稀糊狀。熱鍋、熱水,蒸盤鋪就一層浸過油的棉布,將攪拌好的稀糊倒入,上鍋蒸,大火蒸半個時辰,出鍋,切成菱形狀。食用時,擺盤,糖桂花用溫水融化,澆到糕上即可。清香濃郁,滋潤松軟!

  *

  令和夾起一個放進自己的盤子,輕輕地解開橙頂,一股橙子特有的清香撲鼻而來。

  再一看里面,已經不是橙肉,而是金黃的膏體,輕輕一嗅,令和就叫了起來:

  “是螃蟹的味道,這是?”

  沈之瑜點點頭:

  “里面是蟹黃和蟹肉!”

  “螃蟹還可以這樣做?”

  令和是第一次見,又一次佩服這沈府的廚子了!

  沈之瑜用小勺子舀了一點汁料澆到了蟹肉上,遞過一根小小的銀勺,示意令和用銀勺挖著吃。

  這味道不知道怎么形容,入口直覺的極其鮮美,橙子的清香味和蟹肉的鮮美混在了一起,只覺得口腔四處都竄著香,蟹肉又極其細嫩,不用怎么咀嚼,都已經入了腹!

  “這道菜叫什么?”

  令和吃完,放下銀勺,拿起帕子擦擦嘴角。

  沈之瑜一愣,輕輕搖搖頭,說:

  “這道菜是今年第一次做,還沒有名字,令……”

  她剛準備說“令公子”的時候,見令和蹙起了眉頭,忙咽了下去,轉而說道:

  “兄長喜歡,可以給它取個名字!”

  蟹鮮和橙香還未散去,口齒留香,令和深深地忍著再去吃一個的欲望,略微一思索,說道:

  “既然這菜肴有蟹有橙,又是釀制而成,就叫“蟹釀橙”吧!”

  沈之瑜看了盤子里還剩下的幾個“蟹釀橙”,點點頭,應了一聲:

  “好!”

  一餐中秋晚宴吃得極其歡暢,令和吃到了好久沒吃到的沈府廚子的手藝,而沈之瑜又聽話,不僅吃了不少東西,還說了不少話,對自己也沒有那么拘謹和冰冷,臉上的表情也鮮活了很多,這一切讓令和很滿意,以至于有些忘乎所以,最后喝得多了,有些熏熏然醉了!

  吩咐人把令和送回房間,沈之瑜手里拿著令和給她做的一盞“兔子燈”,和芝麻元宵一起回了院子!

  洗漱完后,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一夜無夢!

  “公子,醒醒……醒醒……”

  令和睡得正迷糊,被墨汁給叫醒了!

  常年養成的習慣讓他瞬間清醒,倏地睜開眼睛,問道:

  “成了?”

  墨汁點點頭:

  “嗯,澄硯剛得手!”

  “走!”

  令和也不睡了,從床榻上起身,拿起旁邊滿是酒味的外衫,隨便套到了身上,趁著夜色,轉眼間就消失不見身影了!

  延平侯府那座地獄里,中間的柱子上仍舊五花大綁了一個人,一個披頭散發,渾身鮮血淋漓的人,此刻,正在拼命怒吼掙扎!

  澄硯手里仍然抱著一把劍,斜靠在旁邊的桌子上,閉著眼睛,完全沒被眼前的人影響,不知是不是真睡著了!

  “吱呀!”

  傳來了開門的聲音,那個綁在柱子上,掙扎的已經完全看不出原本樣子的人,忽地停了下來,轉過頭,借著油燈的光,看向聲音來處。

  柱子上的人見又來了兩人,忙又開始掙扎,嘴里說著:

  “啊……你是誰?你放開我……我可是……啊……”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閉著眼睛的澄硯丟了一個石子兒過去,那張正在吼叫的嘴瞬間血如泉涌,而那人則發出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吼叫!

  “你來的真不是時候,擾人清夢!”

  令和的酒還未完全散去,被這么一吵,有些頭疼。

  “你……是……誰?抓……我……干……干什么?”

  牙齒被打落了兩顆,口里滿是鮮血,說話有些不清楚,斷斷續續說出這些話,已經痛得他嘴都張不開了!

  “干什么?”

  令和微笑地看著柱子上的人,輕笑出生,覺得他這個問題問得太過于愚蠢。

  “今兒個中秋,是個好日子,找你來敘敘舊!”

  柱子上的人見令和雖然笑著,但那雙眼睛卻狠厲的如毒蛇,心里不由得害怕。

  “你……你……我又不認識你,有……何舊可敘?”

  令和臉上的臉上笑意更深,看起來甚是親和。

  “有些舊,不認識一樣可以說說,比如……五年前……”

  那人一聽“五年前”,臉上忽地一震,隨即瞳孔大睜,驚恐鋪滿了整個眼眸。

  “你……你是?不……不可能……不可能?”

  那人拼命搖頭,不敢相信。

  他看著令和的臉,好像要吃了令和一半,可腦子里總是想不起有這么一個人!

  令和見他的反應,又是一笑,慢條斯理地說道:

  “你看,我才說了三個字,你都記得了,這還不是敘舊嗎?”

  “不可能……不可能……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不可能……不可能……”

  柱子上的人宛如見了鬼一樣,害怕的渾身都在顫抖,鐵鏈被他弄得刷刷作響,不停地搖著頭,嘴里一直說著“不可能”。

  “世間因果,一切都有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柱子上的人已經有些瘋癲,陷入了魔怔,頭搖的都要斷掉一般,嘴里只念叨著這么一句話。

  令和看著他,蔑笑一聲,冷冷地看著那人如小丑一般無效的掙扎,殺意慢慢地鋪滿了那雙好看的桃花眸子。

  “澄硯,賞他一塊桂花糕,讓他死的明白!”

  旁邊假寐的澄硯聞言,站直了身子,從墨汁手里接過桂花糕,面無表情地送到了那人的面前。

  “桂……桂花糕……你果然是……可你到底是什么人?”

  桂花的香味充斥鼻翼,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隱隱讓人作嘔。

  那些記憶開始慢慢在腦海里重演,尖叫、殺戮、狂笑……好像也是有這么一盤桂花糕,還冒著熱騰騰的桂花香氣,不過眨眼間已染上了鮮血,濃郁的香氣變成了腥氣!

  “看來你什么都記得了,也算今兒個我心情好,給你個明白了!”

  “黃泉路上,莫怨恨,一切都有因果!”

  說完,令和手微微一抬,澄硯點點頭,只聞得一聲凄厲地尖叫聲后,室內立馬安靜下來,如同外面的黑夜一般,沉睡在花好月圓的中秋,萬籟俱靜!

桃始笑

令公子:告訴大家,笙笙終于叫我兄長了!   阿瑜:冷汗……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