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九章 佛跳墻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51 2019-12-19 21:00:00

  佛跳墻:選一土陶罐洗凈,擦干水分。魚翅、瑤柱、干貝、海參、鮑魚泡發,去雜質。姜片鋪底,依次鋪上冬筍片、花冬菇、熟雞肉、鮮蝦肉,再放入煮熟去殼的鵪鶉蛋、廣肚、瑤柱、干貝、海參,上層鋪平一層魚翅,最后放入鮑魚,二兩花雕酒。炒勺上火注入高湯,倒入二兩花雕酒煮開,加少許鹽、胡椒粉調味,將高湯舀入罐內,蓋蓋子,文火煨制兩個時辰即可。濃郁葷香,味中有味!

  *

  菊苗煎?

  倒是有些新意!

  清越先生自來有一張好吃的嘴,而且還是一張極其會吃的嘴,不僅要求菜肴的色香味俱全,還要新穎、文雅,附和名士文人的風流!

  “這是笙笙做的?”

  令和有些不太相信,那個姑娘對吃食有多厭惡,他太清楚了,幾天不吃都行,自己好不容易哄得人天天吃得一點東西,怎么可能會做吃食呢?

  墨汁又撓撓頭,滿臉為難:

  “這屬下就不知道了,沈姑娘的婢女讓屬下送過來!”

  令和見墨汁那蠢樣子也問不出來什么,再說沈之瑜不可能做出這些個東西,應該是吩咐了她的婢女或者這甘泉寺的和尚做的吧!

  令和沒往心里去,倒是清越先生也不顧及形象,連筷子都未取,直接用兩根手指拎起來了一塊點心,放進了嘴里。

  “咔哧”一聲響,屋子里的幾人齊齊地看向清越先生。

  清越先生臉上赫赫,幾口把那點心吃到了肚里,嘴都來不及擦,就豎起大拇指贊道:

  “嗯,不錯,不錯,這什么菊苗煎酥脆爽口,帶著一股菊花的清香,真是太好吃了!”

  清越先生說完,又伸手拿了一塊,也顧不得他人的表情,放進了嘴里,“咔哧咔哧”吃起來,一時間,禪房里只聽得見清越先生吃東西的聲音,那花白的胡子上還沾了一點碎渣,看著頗像一個貪吃的老神仙!

  “有這么好吃嗎?”

  宋頤見清越先生吃得這么香,咽咽口水,嘴里嘀咕兩句,也用手拿起來一塊!

  剛咬了一口,兩眼驀然睜大,忙不迭地猛點頭:

  “嗯,嗯,好吃!”

  一口把剩下的塞進了嘴里,又拿起來一塊,疾風過草般又送到了嘴里。

  令和和杜羽柏相視一眼,無語地搖搖頭。兩人頗為斯文,拿起旁邊的筷子,夾了一塊,慢慢地吃著。

  剛一入口,熟悉的味道已經竄滿口腔,延伸到五臟六腑,是沈府廚子的手藝。

  在沈府住了這么幾個月,這味道已經深入骨髓,難道沈府的那些吃食是沈之瑜身旁的兩個丫鬟的手藝?

  令和不由得開始懷疑!

  “甘泉寺的素齋遠近聞名,沒想到這做點心的手藝也是一絕,比起‘酥香閣’都不差!”

  清越先生吃了好幾塊,飲了好幾杯茶水,才拿起帕子擦干凈嘴和手,嘴里還不停地夸贊。

  “這點心應該不是甘泉寺的和尚做的吧,我經常來,也沒吃到過這些。景明,還是沾你的光了!”

  宋頤不拘小節,拍拍手上和衣擺上的殘渣,笑道。

  令和不語,他也知道這點心不是甘泉寺的和尚做的,應該是沈之瑜的那兩個婢女做的,目的不言而喻!

  令和要參加明年的春考,如果得清越先生這樣的大儒指點,明年的勝算就會多上幾成。沈之瑜必定知道清越先生素來好飲食,所以才做了這些點心,應該是來幫令和“討好”清越先生的!

  那個小姑娘,平時看著冷冷冰冰,其實心中比誰都善良!

  “朝中局勢,已經凸顯端倪……”

  幾人閑話了幾句,又開始探討起正事了,清越先生字字珠璣,豐富的閱歷,讓他看得更為真切深遠,每一句話都帶著深意,三人聽了猶如醍醐灌頂,越聽越入迷!

  不知不覺,雨已經落下,禪房外幾盆盛開的菊花被秋雨打爛了花瓣,涼風吹過,滿地花黃!

  天已經黑了,幾人恍然不知,小沙彌悄悄進去點燃了油燈,又靜悄悄地退了出去,不敢打擾屋里正在高談闊論的幾人!

  “墨汁,這是姑娘吩咐送過來的晚飯,你給送過去吧!”

  芝麻和元宵撐著油紙傘,一人拎著一個大食盒,走到了門外,見墨汁守在門口,把手中的食盒連忙遞了過去!

  墨汁接過,芝麻和元宵抖抖身上的雨水,抖抖酸痛的胳膊,屈膝行了一禮,撐傘走了!

  墨汁掂了掂手里的兩個大食盒,不輕,還頗重,難為那兩個丫頭一路提過來了,只是不知道這次里面裝了什么好吃的吃食!

  本想用胳膊肘輕輕地推開門,可奈何手上的食盒太重,一個不了心,門開的時候,墨汁整個人撲了進去,發出了“咚”地一聲,差點跌倒,手里的食盒還差點丟了出去!

  “怎么了?”

  令和看著墨汁奇怪的樣子,蹙蹙眉頭,問道。

  “嘿嘿……屬下失了輕重,嚇著了先生和幾位公子!”

  “你手上拎得是什么?”

  令和借著閃爍的燈光,看到了墨汁受傷那兩個大食盒。

  “哦,哦,這是沈姑娘的婢女送來的晚飯!”

  墨汁將手上的食盒拎過去,放到了桌子上,看了令和一眼,才慢慢地打開!

  剛一揭開蓋子,濃郁的香味就溢滿了整個屋子,本來不覺得有些餓的肚子忽然變得好餓好餓!

  “這味兒也太香了,這沈家姑娘是個好的,她真懂老夫的這個味蕾,知道它餓了,立馬就送來吃食!”

  清越先生猛嗅了幾鼻子,一臉滿足!

  幾盤子素齋被擺到了桌子上,有令和曾經吃過的那道山家三脆,還有一盤子豆腐,一盤子拌什錦,幾盤子叫不出名字的綠色野菜,應該是這夷山才有的!

  “這一罐是什么?真重呀!”

  墨汁從食盒的最底層小心地拿出一個不小的土陶罐,上面蓋著蓋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來看看!”

  清越先生早已經受不了這香味了,用小沙彌打來的水凈手后,迫不及待地坐到了桌子旁。

  蓋子一揭開,屋子里的香味又濃郁了幾分,不僅清越先生的饞蟲被勾起了,宋頤、令和肚子也開始咕咕叫,就連一向淡定的杜羽柏也坐到了桌子旁,伸著脖子去瞧那罐子里的吃食!

  “壇啟葷香飄四鄰,佛聞棄禪跳墻來!”

  “丫頭估計是想學學前人的這道‘佛跳墻’,用了一些野蕈、冬菇、冬筍煨了這罐‘素佛跳墻’,給我這個老頭子解饞呢!”

桃始笑

令公子:我的眼睛好像出現了一點問題??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