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三十二章 酒煎羊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80 2019-12-22 21:00:00

  酒煎羊:選用剛宰殺的新鮮肥羊羊腿一只,洗凈,去羊皮,挑去羊筋,切大塊。水燒開,焯去血水,入陶罐,加草果、桂皮、香葉、八角、京蔥等大料燜兩個時辰。肉熟透時,入一壇黃酒,大火燒至收汁,盛出裝盤,撒上芫荽即可!冬日冷朔風,羊肉味無窮!

  *

  “姑娘,那邊來問您,問您什么時候過去?”

  京中位置偏北,剛入冬不久,氣溫急劇驟降,此時已經很冷了。

  從昨日傍晚起,天空竟然開始飄起了小雪,洋洋灑灑,落到地上化成了水。

  沈之瑜身子弱,又極為怕冷,一入冬,地暖就燒開了。此時下雪了,地暖更是燒得熱,屋里里暖和似春,人也開始犯懶。

  吃過早飯,沈之瑜躺就在窗邊的美人榻上,懶懶地翻著手里的話本子,偶爾看幾眼窗外的飛雪,一上午都沒有挪過位置。

  湯圓來問話的時候,沈之瑜正看得入迷呢!正讀到“書中的公子誤會了心上的姑娘,正在狠狠的虐心”呢!

  被湯圓這么一問,沈之瑜在心里估算了一番,才想起好久沒有出門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嗎?”

  往常自己經常不去,那里也沒有什么變化,只是去了之后,熱情過度了些而已。

  “倒沒什么事,周伯還說最近生意極好呢,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些嘴呀,越來越刁了!”

  湯圓說完,抿著嘴笑起來,圓圓的臉上滿是驕傲!

  沈之瑜隨手拿過一旁放置的書簽,夾在話本子里,把書合上,放置在幾上,看了幾眼窗外,說道:

  “今兒個雪不大,就過去一趟吧!”

  說完,就踩著軟鞋站起來,示意湯圓去找衣服。

  穿上了厚厚的襦襖,在外面還裹上了一件狐裘,芝麻還塞過來一個湯壺,兩人才放心地撩開厚厚的簾子,撐著傘,和沈之瑜一塊兒出門。

  屋外和屋里真是冰火兩重天。

  剛才在屋里的時候,沈之瑜覺得自己穿多了,都熱得有些出汗。可走出屋子時,風雪迎面吹來時,她才覺得這些好似并不保暖,她的手腳瞬間冰涼,陣陣寒風宛如要沁入骨髓一般!

  “姑娘慢點!”

  雪花落在地上并沒有積住,落地的剎那便化成了水,有些地方已經凝結成了冰,走在上面要極為小心。

  隨園快要到午飯時間了,大廳和包廂內都早已經坐滿了人,小二拎著茶壺、酒壺靈活的穿梭其中,胖胖的周掌柜帶著絨帽,在柜臺后面把算盤珠子撥弄的“啪啪”作響!

  大門上裝了一層厚厚的棉簾子,一個小二專門站在門口,給來往的客人撩簾子。

  “林公子,您來了,慢點慢點……”

  小二恭敬地彎著腰,把來人迎了進來,并幫他拍拍身上的落雪。

  來人正是隨園的資深老顧客林秀才。此時他那一貫用藏青巾帕包裹的頭發也換上了一盞小氈帽,身上也披了一件灰鼠毛的大氅,上面水光點點,看來來時的路上落了不少雪。

  林秀才把大氅解開,遞給小二,跺跺腳,合手放在嘴邊哈了一口氣,才說道:

  “這鬼天氣,說下雪就下雪,才入冬多久,都冷成這樣了?看來今年這個冬天難熬了!”

  說完,林秀才看了一眼已經門庭滿座的大廳,只余自己經常坐的那個位子空著,他快走了幾步,坐了下來。

  “小二,今兒個天冷,給本公子上個羊頭肉、羊肚羹,再來一道酒煎羊,還有……還有酒要最烈的燒刀子,快,快,快上!”

  “好勒,公子,您稍等!”

  小二邊應邊端著兩碟子小菜放到了林公子的面前,一碟花生米,還有一碟蘭花豆。

  “酒先上吧,我吃著花生米先喝兩杯,這天氣太冷了,手腳都要凍僵了!”

  林秀才嘴上抱怨著天氣寒冷,可又管不住肚里的饞蟲,這大冷天的非得要來隨園吃上一口,才算心滿意足!

  “周掌柜,余大廚大概有一月不來了吧?是不是也被這天氣嚇跑了?”

  林秀才一月中有二十日都來這隨園,有時候是午飯,有時候是晚飯,可最近這一月,卻是一次也沒有碰傷余大廚,說實話,他都有些忘記余大廚做的菜的味道了。

  “嘿嘿……公子見諒,余大廚身子不好,最近確實少來,等哪天來了,一定讓他專門給公子炒兩個!”

  周掌柜打著哈哈,陪著笑臉,冬日好些人不愿意出門,本來是酒樓飯館的淡季,可只有隨園,靠著這些熟客撐著,竟然比往日的生意還要好些。

  這些熟客,都是祖宗,都要好好供著,不能得罪!

  “那感情好,就是不知道等到什么時候了。”

  失望多了,林秀才也不怎么在意了,反正這隨園其他廚子做的菜肴也是上品,喂飽那勾饞的味蕾,已經是綽綽有余了。

  “嘿嘿……”

  周掌柜也說不好,只好繼續打著哈哈,笑得極為真誠,眼角使了個眼色,催促旁邊的小二趕緊去給這林秀才上菜。

  “林公子,您的菜來了,酒煎羊,羊肚羹,還有羊頭肉,還有專門送了您一碗羊肉湯,您嘗嘗,味道如何?”

  小小的方桌擺滿了,每道菜肴熱氣騰騰地冒著熱氣,不聞羊肉的膻味,只問菜肴的香味。

  林秀才猛嗅一口,頓覺味蕾大開,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吃起來。

  一入口,有些陌生卻又早已熟悉的味道溢滿了口腔,剎那間,竄到了五臟六肺,甚至指尖發尾,那是心心念念的余大廚的味道!

  “周掌柜呀,周掌柜呀,你又騙我,今兒個余大廚就在,你怎么又說他沒來呢?”

  看著林秀才看自己極為不信任的眼神,周掌柜有些發懵,透過門簾子的縫隙,他見外面的雪下得不小,想不通,她怎么會今兒個出門呢?

  林秀才一句話激起千層浪,其他人一聽余大廚在,忙嘗嘗自己桌子上的菜,有的運氣好,吃得已經是余大廚的手藝了,有些運氣差點,雖然還沒有吃上,卻不妨礙他們可以加菜呀!

  “小二,這里加菜,一份酒煎羊,一份虛汁兒垂絲羊頭……”

  “小二,這里白湯羊肉、乳炊羊各來一份……”

  “這里,小二……”

  “還有這里……”

  “……”

  屋外的雪早已經如鵝毛,紛紛揚漫天皆白,街上偶爾一兩個行人,也步履匆匆,帶著滿身風雪希望盡快一點回家。

  而屋內則熱火朝天,桌上菜肴美味可口,香味四溢,客人推杯換盞,此起彼伏的叫喊聲混雜在一起,雖有些嘈雜,但卻喧鬧非凡!

  在這寒冷的冬日,周掌柜額頭卻汗淋淋的,他顧不得擦汗,更是恨不得再多長幾只手。

  此時,他的手已經發抖,手指頭已經麻木,可是每一筆賬都不能錯,唯有在喧囂中靜下心來,拼著老命,撥著算盤珠子,算賬!

桃始笑

阿瑜:吃是迎接冬天最好的方式!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