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云上好食光

第三十四章 牛肉湯面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57 2019-12-24 21:00:00

  牛肉湯面:上品牛肉切成小塊,放進涼水中加熱焯水,撈出放進溫水湯鍋中,加姜片、蔥段、大蒜、花椒、大料、辣椒、老抽、料酒、鹽、冰糖,還可以放少許陳皮調味,燒開后換文火,熬制兩個時辰,高湯即成。面粉和面,抻成面條,入熱水中煮熟,挑起放入海碗中。牛肉切片,放置在面條上,放香菜碎、青蒜碎,澆牛肉高湯,撒少許白胡椒粉即可,嗜辣的還可以加少許辣椒油。湯鏡者清,肉爛著香,面細著精!

  *

  馬車沒走一刻鐘,就停了下來。

  “沈姑娘,到沈府了!”

  杜羽柏清朗的聲音在外面響起,芝麻忙撩開簾子,看著門上掛著“沈府”的紅燈籠,欣喜一笑,第一個跳了下去。

  “姑娘,來!”

  伸手把沈之瑜扶下馬車,三人齊齊給杜羽柏行了一個福禮。

  “杜世子,今晚真是多謝,他日阿瑜必定重謝!”

  杜羽柏無甚所謂的笑笑,擺擺手:

  “舉手之勞而已,沈姑娘不用客氣!快進去吧,別染了風寒!”

  這大晚上的,幾人在雪地里走了那么久,而且聽令和說過,這沈家姑娘身子不好,可別凍出什么毛病了!

  沈之瑜不說話,只是又屈膝行了一禮,才轉身走上臺階。

  “姑娘,今晚務必多喝兩碗姜湯,去去寒氣!”

  元宵見沈之瑜的手都沒有暖和過,小臉也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擔憂地說著。

  “嗯,都聽你們的!”

  沈之瑜也覺得今晚凍得實在是重了些,此刻骨子里都冷得疼呢,明日可不能保證她還能好好的!

  “芝麻,要不是還是去請大夫,來給姑娘……”

  “笙笙,去哪里了?”

  話音還未落,三人還未走到院子,就聽見了令和的聲音。順著聲音,借著朦朧的燭火,就看見令和站在祺庭的門口,穿了一件黑色大氅,頭上肩膀上覆上了一層雪花,披霜帶雪如同一棵樹般的站在那里。

  “令……令公子”

  兩個婢女像做了壞事被抓包了一般,愣在那里,一臉害怕,聲音都在顫抖。

  “兄長!”

  沈之瑜倒還冷靜,她微微屈膝,恭敬地叫了一聲。

  令和本想發脾氣,可看沈之瑜裙擺也濕了,腳下的繡花鞋更是濕透了,本來就白皙的臉頰,此刻更是蒼白的毫無血色,心中就是有再大的怒氣也于心不忍!

  “先進去,好好梳洗一番,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說完,看也不看沈之瑜一眼,轉身就走了!

  元宵看著令和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呢喃了一句:

  “姑娘,令公子生氣了吧?”

  沈之瑜深深地看了元宵一眼,了然。

  這人哪里是生氣了,是非常生氣了!

  “先回去!”

  說完,三人回了屋子,芝麻忙吩咐小婢女們打熱水,伺候沈之瑜沐浴、梳洗。

  一番忙亂之后,沈之瑜穿著舒適的薄襦裙,坐到暖烘烘的羅漢榻上,喝著婢女們端來的姜湯,只覺得五臟六肺都熱乎起來!

  “姑娘,令公子來了!”

  門外小婢女稟報,沈之瑜一口將碗里的姜湯飲盡,坐直了身子,才說道:

  “讓他進來!”

  不過須臾,沈之瑜就見令和拎著一個食盒,走了進來。

  他先把食盒放在了桌上,除卻身上的大氅,遞到婢女的手上,拍拍身上的風雪,才走到羅漢榻前。

  “兄長!”

  沈之瑜站起來行禮,雙手規矩的放在胸前,低垂著頭,像做錯了事等著挨訓的小孩!

  令和瞥了她一眼,沒說話,打開食盒,從里面端出了一碗面條,放在榻上的小幾上,冷冷地說:

  “把它全吃了!”

  沈之瑜甚少見令和這樣對自己說話,可見他這次氣得有多厲害。嘴上不敢多說其他,只好聽話的坐下來,拿起筷子,默默地開始吃那晚面條。

  這是一碗牛肉面,牛肉煨得極爛,面條也十分勁道,才吃了一口,沈之瑜第一次覺得食物竟然好吃,讓她有想吃的欲望!

  窸窸窣窣吃了半刻鐘,沈之瑜終于吃完了那碗不算小的牛肉面,碗里只余了半碗熱燙。

  她抬頭看了令和一眼,意思是:我都吃完了!

  令和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

  “把湯也全喝了!”

  沈之瑜不敢反抗,小心地端起碗,把頭埋進了碗里,小口小口喝著牛肉面湯。

  很快,鼻尖都開始冒汗了,后背也汗津津的,直到那碗里什么都沒有了,沈之瑜才輕輕地放下碗!

  “兄長!”

  沈之瑜把碗往令和的面前推了推,示意她真的聽話,全都吃完了!

  “吃飽了?”

  令和的聲音還是不帶情緒,有些冷,有些冰,見慣了一貫溫和的令和,這樣的令和讓沈之瑜有些不適應!

  “嗯!”

  乖巧的點點頭,挽起的碎發灑在如玉的頸子上,添了幾分嬌憨和慵懶!

  “那就說說這大雪天去哪兒了?”

  聲音淡淡的不帶一點溫度,手指隨意地在小幾上敲著,一下一下,如同敲在沈之瑜的心上。

  半晌,見沈之瑜都低垂著頭,沒說話,令和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怎么?說不出口還是無話可說?”

  令和也不知道自己再氣什么,今兒個下雪,他怕沈之瑜一個人關在屋子里無聊,趁著早間風雪小的時候,去書館給她買了好幾本有意思的話本子,還專門去“酥香齋”等了大半個時辰,買了好幾樣點心,接過晌午回來準備和她一起用飯的時候,福伯竟然告訴他,沈之瑜外出了!

  他以為外出也就一會兒時間,過了晌午怎么人也要回來了吧?結果等呀,等呀,知道雪越下越大,天都黑了,人都還沒有回來。

  他先在大門口等,后來又在院子門口等,等了好幾個時辰,才看到她狼狽的回來,一股無名之火升騰而起,怎么也壓不下去了!

  “兄長,是我不對,請兄長不要生氣!”

  沈之瑜握緊手心,有些事她還是不想讓令和知道,雖然他總說是他的兄長,可畢竟他不是她真正的“兄長”!

  令和哪里聽不出來沈之瑜的意思,她可以認錯,但絕對不會把自己的事告訴他。

  令和嘴角一扯,勾起一抹苦澀的笑,搖搖頭,有些悲哀地說:

  “笙笙,你還是把我當外人!”

  說完,起身,也顧不得穿上大氅,拉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砰……”

  大門猛地被關上,冷風襲過,吹得沈之瑜打了個哆嗦。

  她垂著頭,絞著手指,不敢去看那早已經淹沒在風雪中的背影。

  

桃始笑

令公子:我生氣,我傷心,笙笙是壞笙笙……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