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星辰里遇見你

第八章 更年期

星辰里遇見你 鐘離一汐 3451 2019-09-04 12:26:27

  當見到許辰的那一刻,唐雨心神情微微頓了下,但很快就恢復過來,又繼續同身旁的人交談了起來,淡定自若的樣子,好像什么也沒看見一般。

  許辰垂在倆側的雙手緊握成拳,皺著眉,咬著唇,想出聲可是又欲言又止的樣子。

  她這般視若無睹的神情,真得讓他覺得無比的刺眼。

  最后,許辰沒有開口說話,而唐雨心一撥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地從許辰眼前走過,尤其是當唐雨心經過他的時候,連個眼神都沒給他,似乎不認識他一般。

  許辰整個人就像腳生了根似的,僵在原地動不了。

  跟在許辰后面走的陳詠見他停在包廂門口不進來,就停下腳步,好奇問道,“許少,看什么呢?”

  回了句“沒什么。”許辰也不理陳詠,轉身走進包廂。

  不認識我是吧!誰稀罕!

  心里雖然是這么想的,可這頓飯吃的許辰是心煩氣躁的。

  用餐期間,許辰就是時不時地看手機,期望著手機能有一絲的動靜,可是一直到過去了一個小時了,他的手機一點動靜都沒有,別說有電話,連條短信微信都沒有,讓他一度以為自己的手機壞了。

  許辰心里煩悶,美味的美食變得索然無味,就連和朋友一起敬酒干杯都變得興致缺缺的。

  越想越生氣,拿著筷子一下一下地戳著碗里東西,像是把它當成某人在戳。

  之前她一個星期都不會家,昨天好不容易回來了,也只是吃完了晚飯就把自己關進房間里,沒出來過。害他因為她感冒精神不濟,擔心了好久,可是現在看來,她好得很,根本不需要人擔心。

  “許少,你怎么了?今天心不在焉?”坐在許辰旁邊的林楊,見他今天的臉色不對勁,關切問道。

  “沒什么。”許辰的臉臭臭的,對著好友,他的語氣也見得好到哪里。

  另一邊的陳詠見此也放下了杯子,攀上他的肩膀,嬉笑著說道“許少,你總是拉著個臉干什么嘛?今天兄弟們難得出來聚一下,開心點嘛,是吧?”

  “我去個洗手間,你們吃。”許辰拿開陳詠放在肩膀上的手,轉身出去了。

  兩人見他那樣,也不好再說什么,自顧自地喝起酒來。

  同窗二年,他們多少也知道許辰的脾性,如果他不想說,就算是用鐵棒撬都撬不開他的嘴。

  許辰在洗手間洗了把臉,總算精神好點了。

  回到大堂,見大家都已經吃飽喝足,在大堂那里等他了。

  許辰走到前臺,從皮夾里掏出卡準備買單的時候,大堂經理卻告訴他,單已經買了。

  他一下子愣住了,反應過來,拔腳就往外面跑,也不管后面朋友的叫喚。

  不是裝不認識他嗎?干嘛還要為他買單。

  跑到外面,許辰迅速掃了一圈周圍,發現全部陌生的面孔,沒有那張熟悉的面孔。

  許辰心里空空的,說不出的失落,一直呆呆地站在那里。

  最后,這場聚會,他謝絕了朋友一起去酒吧玩的提議,直接開著車回家了。

  回到別墅,推開門,發現客廳的燈居然是亮的。

  只見唐雨心今天先他一步回到家,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看新聞。

  盯著沙發上的背影,許辰憋著氣,默默地走到她旁邊,負氣地說道,“不是要裝作不認識我嗎?干嘛還幫我買單。”

  唐雨心自然聽懂了他的別扭,掃了他一眼,聲音清冷得聽不出任何情緒,“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告訴所有人,你是我丈夫,然后拉著你一起喝酒應酬,難道這就是你想要的?”

  短短的幾句話噎得許辰一句話也說不回來。

  他想反駁想頂嘴,可是他心里也清楚,她的做法無疑是最好的,但從她的嘴里說出來,怎么就那么讓他火冒三丈?

  見他似乎無話可說,唐雨心轉回視線,專注安靜地看電視,清秀淡然的臉上很明顯寫著:沒事了就別來打擾我,滾一邊去。

  這莫名的冷場氣氛,讓許辰惱火,就是因為她總是用這種態度對他,他才會想拿別的女人刺激她。

  狠狠地瞪了她幾眼,許辰深深吸一口氣,努力不讓自己被她這個話題終結者給打擊到,扭過頭,沉著臉轉身上樓去了,直到上面傳來“砰”的一聲,樓上的某人狠狠地甩上房門,由此可見,某人的火氣有多大了。

  坐在沙發上的唐雨心皺了皺眉,抬頭看了一眼樓梯口的方向。有點莫名其妙,他這是又發什么神經?突然之間生起氣來。

  她仔細地回想了一下,方才的態度惹到他了?可是也不對啊!倆個人認識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這個態度,就算要生氣也早生氣了,也不該今天才開始計較吧?

  算了,想不通,她也懶得去想,反正這家伙也不是一天兩天這樣了,有時她就在想,這家伙不是處在青春叛逆期,而是更年期才對,真是難伺候的很。

  看了會電視,她準備回房間洗澡休息了,結果當她回到房間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大床已經被某人占據了大半的江山了,合著這家伙剛剛回得是她的房間,甩得是她的房門。

  唐雨心眉一挑,淡定地抄著手,倚在床頭邊上,無聲的看著躺在床上的人。

  就在她考慮怎么把人丟出去的時候,某人的手從被子里伸出來,而且手里還拿著一張卡,許辰開口說話了,聲音悶悶地從被子中傳出來,“我已經把給那個女人買的東西退回去了,錢都在這張卡里了。”

  唐雨心楞了下,沒出聲,安靜的等得他繼續說下去。

  停頓了好一會,才聽到他弱弱的說道,“只是那些項鏈珠寶不能按原價退,所以......”

  唐雨心面上保持著沉默,心里卻道:這不是廢話嗎,哪個店會愿意按原價七天無理由給你退貨的,能退給你就不錯了。

  許辰拱了拱被子,從被子里將頭露了出來,一雙烏黑的眼睛緊緊地盯著她,臉上帶著無比認真的神情問道“唐雨心,你其實早就知道所有的事了,對不對?”

  唐雨心瞬間反應過來,他想問的是那個女人的事,抿了抿唇,在他的直視之下,淡淡然地回道,“算是吧。”

  畢竟他的那些卡都是她辦的,而卡上面的每一筆支出都會以短信的方式發到她的手機上,所以在他第一次為那個女人消費的時候,她就已經有所察覺了。

  畢竟口紅,包包,高跟鞋之類的,他一個大男生又怎么會用得到這些東西呢?

  雖然早就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可是從她嘴里確認,還是讓他楞住了,許辰表情復雜地看著唐雨心問道“既然你早就知道了,那你為什么不阻止我?”

  “我為什么要阻止你?”唐雨心反問,“許辰,你應該沒有忘了我們之前的約定吧?我說過,我不會限制彼此的交往自由,只要有一個人遇到自己真心喜歡的人,我們這段婚姻也可以就此結束,既然這樣,我為什么要阻止?”

  許辰神情瞬間僵住了,看著她那云淡風輕的態度,讓他有種仿佛在她面前他永遠是個小孩,永遠都是在無理取鬧一般的錯覺。

  他真得是恨死了這種感覺,每當他想努力靠近她的時候,她總算是一臉無所謂的態度對自己,而且在她眼里,他永遠都只是個長不大的小鬼,她從未把他當成一個男人看待過。

  見他也無話可說,唐雨心開始下逐客令了,一把掀開被子,讓躺在床上的某人整個暴露在空氣中,“好了,既然說完了,你可以回去自己房間了。”

  許辰咬了下唇,一把從唐雨心手中奪過被子,把自己卷成一團,像個蝦米一樣,然后翻身用后腦勺對著她,一副打算死賴在這里不走的模樣。

  “許辰,我是太久沒收拾你,皮癢了是吧?”

  回應她的是,許辰將被子拉高蒙住自己的腦袋的舉動。

  唐雨心皺起眉,盯著他的目光漸漸開始變得危險起來,雙手交握,活動手指,然后慢慢的移到床邊。

  砰---

  “有人要謀殺親夫,啊--!!”

  緊接著痛苦的慘叫聲響起。

  ******

  第二天,許辰帶著一雙墨鏡出現在課堂上,無視周圍投來的好奇的眼光,陰著張臉,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林楊和陳詠在另一邊叫了他半天,他也不過去,只好拿著課本挪過去了。

  林楊一坐過來,便好奇地一把摘下他的墨鏡,便看到了許辰那雙眼角下的淤青。

  “許少,你這眼上的傷是怎么回事啊?是讓女朋友收拾了嗎?”林楊憋著笑,明知故問。

  許辰搶過墨鏡帶上,冷冷地掃了他一眼,也不吭聲。

  這倆個人都看到了,還明知故問,就愛拿他尋開心。

  陳詠也調侃道“許少,瞧著這傷,對方下手可真不輕啊!”

  許辰推開他湊過來的臉,不耐地開口,“這不是打的,是不小心摔的。”

  摔的?

  林楊和陳詠對視了一眼,一臉的不相信。

  哪有人摔的這么不湊巧,摔在眼角下面,而且這傷的形狀一看就是被人打的。

  林楊朝著他曖昧的眨了眨眼睛“摔的?許少,你這是在地上摔的,還是在床上摔的啊?”

  被調侃多了,許辰也或多或少明白他們的意思,冷著臉掃了他一眼,低下頭來看書,一點也不想搭理他們倆個。

  相處久了,他自然也知道這倆人是個什么德行,他自認自己不是倆人的對手,所以只要自己馬上閉嘴不回話,他們覺得無趣也自然斷了這個話題了。

  果然,這倆人見他一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態度,也就歇了要調侃他的心思。

  不過,趁著老師沒有來,那倆人又拉著許辰聊起了各自的女朋友,許辰無精打采,有一句沒一句地回著他們的問題。

  不是許辰不想加入他們的話題,而是他根本就沒什么經驗可談,他和唐雨心雖說結婚很久了,可是他們之間的關系純潔的比白紙還要純,就算他經常溜進唐雨心的房間里和她睡在一張床上,也只是純蓋著被子純睡覺的關系。

  他是怕自己說多了,要是讓他們知道自己結婚了七年,初吻還是上次他強吻唐雨心才送出去的,他至今還是童男之身的小c男,這事要是讓他們知道了,只怕會被他們笑死的。

  事關男人的顏面,他是誓死都不會說的。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湖北11选5奖金规则 上证指数18年最低点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海南4+1开奖号码 三分pk拾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上证指数行情实时行情 浙江6十1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快三号码和值预测 涨停板第二天买入技巧 体彩6十1预测专家预测 期货配资违法吗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青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历史 东华软件股票分析 湖北快三奖金规则 香港平特一肖最准论坛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湖北11选5奖金规则 上证指数18年最低点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海南4+1开奖号码 三分pk拾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上证指数行情实时行情 浙江6十1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快三号码和值预测 涨停板第二天买入技巧 体彩6十1预测专家预测 期货配资违法吗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青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历史 东华软件股票分析 湖北快三奖金规则 香港平特一肖最准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