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星辰里遇見你

第十六章 失落

星辰里遇見你 鐘離一汐 3058 2019-09-22 00:11:35

  到了演出的那天,早上的課程結束后,許辰就收拾好東西跟人去食堂。

  他在林楊和陳詠中間走著,旁邊的兩人早就饑腸轆轆了,商討著待會要吃的東西,他聽得有些心不在焉,回得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

  林楊見他沒什么精神的樣子,想了想,問道:“許少,今晚去K歌,約嗎?”

  許辰興致缺缺的,“不了,今晚演出結束后,我要和社團的人出去聚一聚。”

  林楊拍了下腦袋,這才想起他今晚要上臺表演的,語氣頗為遺憾地說道:“真可惜,兄弟我有約在先,恐怕沒辦法去給你捧場了。”

  “沒事。”許辰并不在意,淡淡地開口,“你去赴約吧!不用管我。”

  見他仍是這副情緒不高的樣子,林楊斟酌了幾秒,試探地問道:“你現在跟你女朋友怎么樣了?……上次我教你的那些有用嗎?”

  不提這事還好,一提,許辰臉色瞬間沉了下來,直言不諱地冷嘲,“林楊,你說你有交往過十八任女友的經驗,是騙我的吧?”

  “這怎么可能!”林楊激動了起來,極力地為自己辯解,“我騙你干嗎?那些招數可都是經過兄弟我千錘百煉的經驗才總結出來的,基本沒幾個女孩能抵擋得了,那威力杠杠的。”

  他停頓了下,上下打量了許辰一番,篤定地說道:“兄弟,肯定是你沒掌握我教你的精髓,否則怎么可能沒效呢?”

  許辰冷冷哼一聲地,撇了一眼過去,都不想搭理他了。

  正聊著,余光出現了障礙物,有人擋住了他們的去向。

  許辰抬起眼,腳步就定在了那里沒動。

  林楊和陳詠察覺到他的異狀,很快也跟著停下了腳步,不約而同地看向面前的人。

  在他們的正前方,一位女生正俏麗的站在那里,臉上的笑容嬌羞而動人,恍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林楊和陳詠見到眼前忽然來了這么一位大美女,對方又直勾勾地盯著許辰,很快就明白了過來,眼神漸漸從疑惑變成了曖昧。

  這情景他們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早就習以為常了,只要跟著許辰,幾乎隔三差五都能看他被人半路截住。

  其實也不怪許辰桃花朵朵開,畢竟人家顏值擺在那,大一剛入學沒多久就被評為學院歷屆最美的校草,而且除了長得帥,人家還有錢,每天開著豪車來上課,很多人都認為他肯定是哪個有錢人家的少爺,所以也才有了“許少”這個稱號。

  有顏值又有錢,這樣的男生無疑是校園女同學眼中的香餑餑,無數的愛慕是一波又一波地襲來,只可惜許辰從來不理會,一副冰山表情臉不知碎了多少顆芳心。

  林楊原以為是他眼光高,后來才知道原來他早有女朋友了。

  知道這件事后,他對許辰有了幾分敬佩,要知道,那些撲過來的愛慕者不僅有本校的校花、系花,還有不少其他學校的美女,而面對這么多美女攻勢,他還能不動心,由此證明,他對他的“那位”可真是夠死心塌地的了。

  想到這里,林楊看向美女的眼神多了幾分憐憫,真是可惜了,這么漂亮的大美女,估計一會,心要碎成渣了。

  果然,許辰很快皺起了眉,但也沒出聲,準備繞開她走過去。

  結果美女不服輸,許辰往哪邊走,她就往哪邊擋。

  “讓開。”忍無可忍,許辰冷聲道,周圍的溫度下了好幾度。

  美女款款地上前幾步,巧笑倩兮地,柔柔地似撒嬌,“許同學,你好!我……”

  “我沒興趣聽你說什么!”

  沒等她說完,許辰便厲聲打斷了她的話,一個眼神也沒給,直接越過她走人,也不等身后的林楊和陳詠。

  看著美女被拒絕后暗自傷心的模樣,林楊和陳詠倆人也沒說什么,畢竟都見怪不怪了,便大步地追上許辰。

  等進了學校食堂,林楊對他擠眉弄眼地的,八卦問道:“許少,艷福不淺啊!你這又是哪里招來的桃花?”

  許辰扒了一口飯,冷淡地回道,“不認識。”

  “不認識?那人家干嘛攔著你啊?”陳詠也加入了話題,一副我信你才有鬼的表情。

  “不認識,可能她有病。”許辰吃了口菜,聲音更淡了,“能別問了嗎?讓我安靜吃飯,謝謝!”

  聽完他的話后,林楊和陳詠面面相覷,但也不好再八卦調侃他了。

  下午的課只有一節,放學后也還不到三點鐘。

  出了教室,許辰便和林楊他們分道揚鑣,自己一個人無精打采地走在林蔭小道上。

  今早社團里的社長就在群里發了通知,讓今晚有份演出的人下課后就到練習室集合,爭取在今晚正式演出前多排練幾次。

  在去練習室的時候,他想了一下,最后還是不甘心地給唐雨心打了個電話。

  那邊很快就接通了,只是話筒那邊一片靜悄悄的,她沒出聲,安靜地等著他主動說話。

  許辰磨蹭了幾下,語氣稍顯生硬地交代:“唐雨心,我今天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家,要演出,而且還約好演出結束后要和社團的人出去玩。”

  唐雨心正在翻看資料,聞言,也只是很輕地說了一句囑咐“嗯,別給我闖禍就行”。

  他又不可遏制地喪氣和郁悶,幾乎咬著牙再次詢問:“唐雨心,你真不來?”

  “不,忙。”她回得很干脆,多一個字都不想說。

  許辰想了片刻,又說道:“今晚我要和社團的人出去玩,到時候可能會喝酒……那我就不能開車了,到時候還要麻煩你來接我,要不你還是來吧,和我們一起玩,再一起回家,怎么樣?”

  翻資料的動作一住,唐雨心握著手機,聲音多了幾分淡漠:“不怎么樣,我跟你們一群學生玩不到一塊!而且你要真是喝了酒,我可以派王秘書去接你,或者你打車回來也行。”

  漠不關心的語氣,讓許辰幾乎是瞬間想起了她那張面癱臉,看來,他這熱臉又貼到冰塊上了,當下郁悶地“啪”一聲把電話掛了。

  到了練習室,許辰將內心的郁悶全都表現在音樂中,活生生地將原本輕柔舒緩的鋼琴曲硬生生地彈成了怨夫進行曲,琴聲中透露著幽怨,憤懣中而又充滿著憂郁。

  正在一旁幫著社員化妝的社長趕緊他停下來,很無語地說道,“許辰,你這彈的是什么?哀樂嗎?”

  許辰臉色陰陰的,僵硬地坐在那里也不回嘴。負責拉小提琴伴奏的溫雅見他這樣,以為他是第一次登臺演出心里緊張導致的,便放柔了聲音安慰道:“許辰,你是不是太緊張了?沒關系的,今晚就是一個很普通的演出,放平心態就好。”

  許辰看了她一眼,起身就往外走:“我出去透透氣。”

  社長追到門口,不放心沖著他背影嚷嚷:“你別走太遠,離晚會開始時間不多了,你和溫雅又是晚會的第三個節目,休息一下早點回來多排幾次。”

  “知道了。”

  許辰去了教學樓的天臺,抬頭看著傍晚的天空,嘆了口氣,思緒飄遠。

  有時候,他真覺得不可思議,他是他老媽公認的最沒有耐性的人,沒有之一,可是像鋼琴那么枯燥的東西他居然能堅持地學了這么久。

  現在回想起來,他學鋼琴的起因好像是因為有一天,他偶然聽到唐雨心說她最喜歡的樂器是鋼琴,上大學后,正好見到學校有社團可以學這個,他不知怎么的就記起了唐雨心當時的話,然后就鬼使神差地在這個社團報了名。

  他向來對沒興趣的東西學得很慢,但他就想給她制造一個驚喜,向她證明自己除了臉也是有別的一技之長的,為學成,也為了讓唐雨心意外,他就一直瞞著,平常也只在學校或者外邊練習。

  因為他希望,在自己的求學生涯中,至少能有一樣東西可以讓她記住。

  可是一想到那張送不出的票,許辰的臉色不由得黯然下來。

  今晚就要演出了,可她還是沒有答應要來,難道自己這么久以來的拼命練習,全都要付之東流了嗎?

  許辰心里一陣不甘,可即使這樣,他還是完全拿那個女人一點辦法也沒有,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除了唐奶奶,沒有人能強迫得了她。

  透完氣回到練習室后,許辰和溫雅配合了幾次,就到晚會的后臺準備了,而因為臨近晚會要開場了,后臺里面一片混亂。

  許辰躲在黑色的幕布后面張望,臺下黑壓壓的一片,人潮涌動,讓他開始感到有些心煩意亂。

  順著場內的白光四處望,希望能看到那個自己盼望的身影。

  可是結果還是讓他失望了。

  見許辰失落得站在幕布后面,溫雅走到他身邊,輕拍了下他的肩膀,說前面的開場舞加第一第二個節目大概用時二十分鐘,也就是說,大概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就輪到他們上場了。

  因為沉浸在唐雨心沒來的打擊之下,許辰無精打采地“嗯”了一聲。

  正當他還沉浸在打擊之際,突然有人在他耳邊說:“別緊張,你平常練習時就已經彈得很好了,不會有問題的。”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数据港股票 股票价格涨跌 天津麻将规则 全球股市行情 云南卡二条麻将口诀 买平特四连肖 千炮捕鱼电玩城 星悦福州麻将 娱乐棋牌下载 财神到捕鱼机 安徽安庆闲来麻将 网络联盟兼职靠谱吗 捕鱼来了直播 单机麻将四人 今晚福彩3d开奖结果 信威集团股票股吧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数据港股票 股票价格涨跌 天津麻将规则 全球股市行情 云南卡二条麻将口诀 买平特四连肖 千炮捕鱼电玩城 星悦福州麻将 娱乐棋牌下载 财神到捕鱼机 安徽安庆闲来麻将 网络联盟兼职靠谱吗 捕鱼来了直播 单机麻将四人 今晚福彩3d开奖结果 信威集团股票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