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星辰里遇見你

第三十五章 一起去

星辰里遇見你 鐘離一汐 3112 2019-10-20 15:16:54

  溫雅呆呆地聽著,一瞬間,她的腦子里立即浮現那天晚上見到的黑色車子。

  當時因為距離的關系,她看的不清坐在司機位的人,以為是許辰家里的司機來接他,可沒想到里面竟然坐的是個女的,而且還是他的“老婆”。

  溫雅潛意識里覺得“老婆”這個稱呼應該也只是現在許多同齡男孩都愛稱呼自己女朋友為媳婦兒或者老婆之類的,所以許辰也是如此稱呼他的女朋友吧。

  知道一切之后,溫雅心涼如水,難怪他要躲著自己,想來,他應該是知道了自己的心意,為了讓自己死心才避著自己吧……

  經理離開之后,溫雅也顧不上發什么傳單了,連忙找了個角落就給林楊打了個電話。

  那廂,林楊正在宿舍里打著游戲,瞥見來電顯示上的名字時,頗有些不想接聽這個電話。

  先前被許辰警告了一番,他心想著這個溫雅又找自己什么事情。

  磨蹭了一會,林楊還是暫停了游戲,按通了電話“喂”了聲。

  一聽到他的聲音,溫雅脫口就是質問:“林楊,你這個騙子,你不是說許辰沒有女朋友嗎?”

  林楊有些意外,為難地撓了撓頭,支支吾吾地:“嗯……他……”

  聽到他支支吾吾的答復,溫雅的臉沉了下來,冷漠回道:“你不用說了,我明白了。”

  林楊頓時啞住,心里莫名地生出些內疚的情緒。

  溫雅說了句“先這樣吧”就想掛斷電話,林楊連忙喊住了她,猶豫了好一會,才正色說道:“溫雅,我覺得……你還是放棄許辰比較好了。”

  溫雅愣了下,問道:“為什么?”

  林楊抬頭看了看天花板,語氣多了點無奈:“他很愛他女朋友,你是沒戲的。”

  溫雅心口一顫,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握成了拳,半響,她強裝鎮定地笑了笑,“那又怎么樣?只要他還沒結婚,我就還有機會,不是嗎?”

  林楊糾結著皺緊眉頭,都不知道該怎么勸這個傻姑娘才好。

  雖然這事與他無關,可是這么眼睜睜看著一個氣質美女飛蛾撲火似的追逐一段不可能的戀情,他心里還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暗暗地嘆了口氣,他放輕了聲音說道:“溫雅,我是說真的,他不可能喜歡你的,你就別浪費時間了。”

  “你不是他,你怎么就篤定他不可能喜歡上我呢?”溫雅的語氣堅定。

  林楊傷腦筋地扶額,暗戀中的少女真是惹不起,只得苦口婆心地勸著:“你之前不是跟他在一個社團嗎?那你就應該知道,他的身邊從不缺乏追求者吧?那么多的校花系花追著他,可他的心里卻從來只有他家那位,其他的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溫雅笑了笑,誠懇地說道:“謝謝你,可我不想就這么放棄,除非他親口拒絕我。”

  她喜歡了許辰兩年,從他出現在社團的那一刻起,她就喜歡上了他,雖然他對自己的態度,始終保持在一個很安全的朋友距離,但是她始終相信,許辰對自己,是跟其他的女孩子相比,多少還是不同的。

  他在學校里很少跟別的女孩子說話,但對自己就不一樣。

  在社團的那段時間里,他們一起度過多少個排練的下午,她陪著他,一點一點地練習鋼琴,還特意幫他介紹了入門導師。

  她對他,是真心的喜歡,她跟只喜歡他臉的那些膚淺女生是不一樣的。

  林楊知道自己無法勸說對方,只好說道:“好吧,反正話我已經說了,其他的,你好自為之。”

  掛斷電話后,溫雅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又給許辰打了一個電話。

  那邊很久沒人接聽,就在溫雅以為要自動掛斷時,電話忽然接通了,里面傳出一個音質偏冷的女聲,“喂!你好。”

  溫雅猛地一震,女人天生敏感的直覺告訴她,對面的人,說不定就是林楊口中那個許辰的女朋友。

  她緊緊地握住了手機,收拾好情緒后,很客氣地問道:“你好,我找許辰,請問他在嗎?”

  那邊的人頓了下,才道:“他在洗澡,你有什么事情要找他嗎?”

  溫雅面色驀地慘白,隔了好一會,才微顫著聲音問道:“那個……你是許辰的誰?”

  雖然這么直接問有些無禮,可她也顧不上這么多了,慌亂的心緒驅使著她剝開層層真相。

  唐雨心瞥了眼浴室的方向,嘴唇微微抿住,沉默著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

  這是個陌生的來電,沒有提示,她又沒聽過溫雅的聲音,所以并不知道這個正在跟她通話的人就是溫雅,那個讓她心里有些介意的女生。

  唐雨心有些猶豫,該怎么跟對方介紹自己?

  老婆?姐姐?

  好像這些都不合適。

  溫雅等了一會也沒有聽到答復,小心翼翼地試探,“你是許辰的朋友嗎?”

  唐雨心依然沉默,沒說是,也沒說不是,沉默了幾秒,她直接轉移話題:“你找他是有什么事情嗎?如果不方便說,待會我讓他給你回個電話吧。”

  溫雅咬了咬唇,心里有些郁結,卻也不得不答應了下來。

  唐雨心握著手機,在原地站了會,浴室的水聲還是絲毫沒有減小的趨勢。

  她將手機放回桌上,走過去敲了敲門,不耐煩地催促道:“你到底洗好了沒有?你都在里面呆了半個多小時了。”

  許辰在洗澡方面上異常地慢,平常基本上都能在里面折騰一個多鐘頭。

  唐雨心對此實在不能理解,他一個大男人,洗個澡比女人還拖拉?這么久,也不怕把外面那層皮洗下來?

  聽到她的敲門聲,里面的水聲漸漸變小了,沒多久,門開了條縫,許辰濕漉漉的腦袋探了出來,透著氤氳的水汽看著她,“唐雨心,你可以幫我去拿一下衣服呢?”

  唐雨心瞪著他,“你剛剛沒帶進去?”

  他眨了眨無辜的眼睛,“我忘記了。”

  唐雨心皺了皺眉,但還是去隔壁房間拿了套衣服塞給他,冷著臉叮囑道,“下次給我去客房洗。”

  不知怎么的,今天他浴室的水龍頭忽然壞了,沒法正常使用,唐雨心事先并不知情,可某人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時,就已經霸占了她房間的浴缸,在里面歡樂地泡起了牛奶浴,害她想趕人都晚了。

  “知道了,你都說好幾遍了,啰嗦死了。”許辰小聲地嘟囔了句,關門進去穿衣服。

  唐雨心倚在門邊,看著他穿著整齊地出來了,淡聲道:“洗完了,就回自己房間去。”

  許辰沒吭聲,只是自顧地找了把椅子坐下來,動作過程中還粗魯地將桌椅碰得砰砰響。

  唐雨心盯著他還在滴水的頭發,命令道:“去給我把頭發吹干了,再坐下。”

  “不用,很快就干了。”許辰隨手捋了把劉海,滿不在乎地應道。

  唐雨心有些頭疼,但還是從抽屜里拿出吹風筒遞給了他,“給我吹。”

  許辰看了一眼吹風筒,嘴角翹起來:“不要,除非你幫我吹。”

  唐雨心拿這個小無賴沒辦法,“你自己沒手嗎?”

  “有啊!不過,我就想讓你幫我吹。”

  許辰坐直了身子,一副就等著她過來伺候的小模樣。

  唐雨心不耐地抿緊唇,但還是認命地過來幫他吹起了頭發。

  呼呼的熱氣拂過耳邊,許辰享受地瞇起了眼睛,像只被心滿意足的貓咪似的。

  男孩子的頭發短,吹干也就幾分鐘的事情,唐雨心看著頭發差不多干了,便關了開關將吹風筒收了起來。

  她轉過身,忽然想起剛剛的電話,隨口說道:“剛剛有人給你打電話,我幫你接了。”

  許辰“哦”了一聲,不經意地問道:“誰啊?”

  “不知道,是個女孩子。”唐雨心不滿地皺了皺眉,質疑地問道:“話說,許辰,你怎么又把那首鈴聲換回來了?”

  “我喜歡。”許辰答得理直氣壯的,順手拿過手機翻開通話記錄,一邊跟她刨根挖底:“唐雨心,你為什么那么討厭那首曲子?那首曲子的作者得罪你了?”

  唐雨心沒理會他,一言不發地轉身去了書房。

  許辰見她刻意回避這個問題,心里的疑問更大了,唐雨心這人他是知道的,平常就是一幅對什么都無所謂的樣子,極少會像現在這樣,流露出對某種東西特別反感的情緒。

  許辰自個兒在她床上翻騰了好一會,覺得有些無聊了,便下了床耷拉著拖鞋跑去書房,問她:“唐雨心,明天你是不是和爸媽吃過晚飯后,就要跟簡欣他們一起去酒吧玩?”

  唐雨心抬起頭,語氣多了幾分疑惑,“你怎么知道?”

  許辰別開了與她的對視,眼神有些閃躲不定。

  唐雨心迅速看出了端倪,聲音一下沉了兩個調,“你偷看我手機了?”

  許辰被她問得有些無地自容,側頭回了她一眼,不是很有底氣的嘴硬,“我看看怎么了?你不是也隨便動我手機嗎?”

  “可我從沒有隨意看你的手機信息。”

  鄭重地澄清后,唐雨心低下頭來繼續批閱文件。

  她都懶得跟他計較了,反正她手機里也沒什么不可說的秘密,基本上都是公司發來的工作訊息,要么就是和一些好朋友的來信。

  許辰蹭到她身邊,抿了抿唇,霸道地提出要求,“唐雨心,明天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正版蓝月亮二四六精选 心悦麻将下载到手机 码可以组什么词吗在前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给一个财神捕鱼网站 欢乐来斗牛娱乐棋牌 微信打鱼游戏破解教程 熊猫棋牌下载 关于足球的游戏 富贵庄园游戏 怎么破解微信手机微信捕鱼 澳洲幸运8官方开奖 全网发行的股票 福25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52大庆麻将的漏洞 1码出特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正版蓝月亮二四六精选 心悦麻将下载到手机 码可以组什么词吗在前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给一个财神捕鱼网站 欢乐来斗牛娱乐棋牌 微信打鱼游戏破解教程 熊猫棋牌下载 关于足球的游戏 富贵庄园游戏 怎么破解微信手机微信捕鱼 澳洲幸运8官方开奖 全网发行的股票 福25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52大庆麻将的漏洞 1码出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