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星辰里遇見你

第四十四章 可惡

星辰里遇見你 鐘離一汐 3000 2019-10-31 12:41:24

  而魔障的后果就是,她必須為自己那次不單純的行為和想法付出代價。

  所以在面對那些風言風語時,她選擇了不辯解,因為不會有人相信她,也因為自己也有著推卸不了的責任。

  她也不怪時墨將自己當成替身,因為是自己提供了機會,盡管她也從未想過要和時墨發生什么。

  后來她搬出了學校宿舍,在外面租了間房子,也把兼職也辭掉了,從此只安心讀書。

  再后來,她向好心資助她的先生申請了一筆資金,注冊了一家公司,開始一邊創業積累經驗,一邊將剩下的課程讀完。

  一年后,她以優秀的成績畢業,然后回國,一手創立了屬于她的商業王國。

  這些年來,她已經很少回顧那樁往事了,可是時墨當初彈的那首鋼琴曲,卻成為了打開她內心那道疤痕的鑰匙,每當聽到那段熟悉的旋律,她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段過去。

  久而久之,那首曲子成為了她不可觸碰的禁區。

  回想到先前時墨的約見,唐雨心的心里禁不住了疑惑起來,時墨和楚薇,這倆人一前一后地聯系自己,難不成是約定好的?可是剛剛聽楚薇的意思,他們又像是已經分手許久的樣子了。

  自從畢業后,唐雨心刻意忽略有關于這倆人的所有事情,所以,她也并不清楚后面他們的近況如何。

  正思索著心事,包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拿出手機一看,是許辰打過來的,問她現在在哪。

  唐雨心看了眼窗外的霓虹燈,聲音有點啞:“公司外面。”

  許辰側耳傾聽了一會,那邊有優雅的鋼琴聲,像是在咖啡廳之類的地方。

  他哼了一聲,自動開啟盤問模式,“你出去應酬了?和男的?還是女的?”

  唐雨心還沉浸在剛剛的往事里,說話的語氣興致不高,“不是……我等會就回家了。”

  許辰察覺到她的異常,疑惑地問道:“唐雨心,你怎么了?聲音怪怪的?”

  “沒事。”她停頓了下,轉移話題問他:“你有什么想吃的嗎?我幫你帶回去。”

  難得她主動提出要幫自己帶夜宵,許辰興奮地瞇起了眼睛,毫不客氣地說道:“我想要吃冰淇淋。”

  唐雨心皺了皺眉,立即否決了,“晚上不許吃冰涼的東西。”

  “那我想要喝奶茶。”

  “都是添加劑,不許喝。”

  “……那炸雞總可以了吧?”

  “油炸食品也不許吃!”

  許辰郁悶了,“那你說,我能吃什么?”

  唐雨心想了想,直接幫他做了決定:“我給你買些水果回去。”

  “拜托!那種東西,家里已經很多了好嗎!?”某人徹底郁悶了,嘆了口氣,又振作精神催促她:“算了算了,你還是趕緊回來吧,我還等你幫忙看論文呢!”

  聽著他元氣滿滿的聲音,唐雨心不直覺扯了個微笑的弧度,“你確定讓我看?如果寫得不好,我可是會讓你重寫的。”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許辰有些不耐煩,抿了抿唇,軟了聲音央著:“總之,你趕緊回來吧,早點回來忙完,我們也早點上床休息。”

  一聽他說這話,唐雨心瞬間明白了過來,臉也瞬時黑了一半,看來,后面這句話才是他打這通電話的重點。

  回到家,唐雨心推開自己的房門,里面的燈亮著,許辰正坐在床上,手里抱著筆記本電腦在打字。

  見她回來了,他連忙將筆記本電腦丟到一邊,從床上跳起來,撲到她身上給她來了個熊抱。

  他頭發還有些濕意,身上也帶著一股子的淡淡薰衣草的香味,像是剛洗完澡的樣子。

  唐雨心推了推壓在自己肩上的毛茸茸的腦袋,輕聲道:“別鬧,我要去洗澡。”

  許辰聞言抬起頭,一本正經地提議道,“要我幫你洗嗎?”

  “……”

  唐雨心面無表情地看他一眼,直接推開他就往浴室走去。

  “小氣鬼,又不是沒見過。”許辰對著她的背影嘀咕了幾句,嘴里雖然埋怨著,但眼底卻盈滿了笑意。

  浴室的門關上了,里面很快傳出嘩啦啦的水聲。

  許辰也沒心思去寫什么論文了,整個人趴在浴室門口的邊上,側耳傾聽著里面的動靜。

  可惜啊!浴室里面除了水聲,還是水聲。

  他有些不甘心,試圖伸手去開門,如意料之中的,門已經被人從里面反鎖了。

  許辰有些灰心喪氣,正想回到床上,無意中,目光落在衣柜上,渾身一個激靈,腦子里頓時閃過一個想法。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她剛才是空手進去的,那也就意味著,她沒有帶換洗的衣物!

  許辰為自己的這個發現感到興奮,腦子里飛快地運轉著,想著要怎么用借送衣服的借口引她開門,然后在趁機溜進去呢?

  雖然這種行為很有可能被暴打一頓,但許辰更愿意朝樂觀的方面去想。

  打定主意后,他飛快地跑到衣柜前,從里面拿出她的換洗衣物,重新走到浴室門口前,清了清嗓子,對著里面的人說道:“唐雨心,開開門,我幫你把衣服拿過來了。”

  里面的水聲小了下來,沒多久,他聽到唐雨心的聲音從里面飄出來,“放外面就可以了。”

  見她不開門,許辰眼珠子轉了轉,執意道:“你開條縫,我給你遞進去。”

  唐雨心看了眼浴室門口,想了一下,最后關掉水閘,扯過一條毛巾隨意擦了擦頭發,將門開了一條縫,正想將手探出去,忽然一股大力從外襲來,狠狠地把門頂開了。

  進入浴室后,許辰興奮地抬起頭,但卻在下一秒傻眼了。

  因為,唐雨心身上穿了件長長的浴袍,十分淡定地站在他的面前。

  沒能看到自己想像中的美景,許辰心里慪得要死,千算萬算,他怎么也沒算到這個。

  一看到他那幅沮喪的樣子,對于他心里那點小算盤,唐雨心可是一清二楚,雖然心里覺得有些好笑,但臉上還是板著,冷冷地開口:“你這是要干什么?把門撞壞了,你修嗎?”

  許辰撇撇嘴,說道:“我修就我修,有什么大不了的。”

  擰個螺絲釘什么的,他還是干得來的。

  唐雨心無語地看他一眼,自顧越過他走了出去。

  許辰抱著她的睡衣跟在后頭,見她頭發濕漉漉的,將衣服放到一邊,趕在她之前將吹風筒拿出來,模仿著她平常的口吻說道:“你坐,我幫你吹。”

  “你?”唐雨心可疑地盯著他的臉,不是很放心,“你確定不是趁機要報復我?”

  “我是這種人嗎!?”許辰覺得自己一片好心被她當驢肝肺了了,氣憤不平地辯解:“我可是看在你平常老幫我吹份上,才想幫你吹的好不好!?”

  唐雨心半信半疑,不過還是依言坐了下來。

  熱氣均勻地噴灑在濕潤的頭發上,許辰仔細地揉撥弄著手下的長發,她的頭發烏黑濃密,發質柔軟,帶有與他頭發一樣的香味。

  他記得,以前她上學的時候,每天雷打不動綁個馬尾去上學,他嘲笑她土,后來她出國留學回來后,又變成了現在的盤發。

  察覺到他的動作忽然停下來,唐雨心回過頭,疑惑地看向他,“怎么了?”

  “沒什么。”許辰趕緊放下手中的頭發,繼續完成吹干的任務。

  過了一會,唐雨心用手摸了摸頭發,然后淡聲說道:“好了,可以了。”

  她說著,起身站起來,背對著他說道:“剛剛你給我拿的換洗衣物呢?拿過來給我。”

  許辰默默地將吹風筒放回原位,卻沒有伸手將她要的東西遞給她,反而一言不發地走到她身后,彎下腰,猛地將她抱了起來,然后跨步朝著床走過去。

  唐雨心被他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摟住他的頸。

  許辰將她帶回床上后,便低下頭來親她,含糊地應道:“不用管了……反正……”

  唐雨心敢肯定,再這么繼續放任他鬧下去,他肯定又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了。

  推了推許辰的肩膀,她拒絕地回道,“別鬧了,今天不行。”

  許辰動作一頓,但也只是停頓了一下,很快又我行我素了起來。

  唐雨心有些無奈,只得好聲好氣地勸著,“許辰,我今天真得有點累,我只想好好休息。”

  許辰僵硬了下,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抬起頭來,一臉的不爽,“今天不行,那明天呢?”

  唐雨心知道,如果自己直接拒絕他,只怕他又要不依不饒地鬧下去了,斟酌了一個,給了他一個含糊的答案,“明天……或許可以吧。”

  “什么叫或許可以啊?”許辰顯然對她的回答十分不滿,他不爽的提議道,“就不可以把明天的事挪到今天嗎?”

  唐雨心搖頭,堅定地繼續拒絕:“不行!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許辰憋悶地扳住她的臉,委屈而又生氣地大聲吼了她一句“你這個可惡的女人!”

  然后翻過身,調整了姿勢,悶悶不樂地躺在她身側,獨自生悶氣。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江苏7位数计划 福建十一选五选号助手 股票怎么融资 上海时时乐质合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湖南体彩赛车今天开奖号码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 5分钟短线交易系统100% 今天甘肃快3走势图解 下载福彩快乐彩12 排列3走势 宁夏11选5官方网站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黄金配资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中承优配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江苏7位数计划 福建十一选五选号助手 股票怎么融资 上海时时乐质合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湖南体彩赛车今天开奖号码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 5分钟短线交易系统100% 今天甘肃快3走势图解 下载福彩快乐彩12 排列3走势 宁夏11选5官方网站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黄金配资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中承优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