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星辰里遇見你

第四十五章 補償

星辰里遇見你 鐘離一汐 3022 2019-10-31 18:38:33

  唐雨心從床上坐了起來,察覺到后面有人正用著委屈巴巴的目光死盯著自己,唐雨心努力地忽視他的目光,淡定地轉移話語,“你的論文呢?拿給我看看。”

  許辰臉臭臭的,默不吭聲地從床上爬起來,將剛剛丟在一旁的筆記本電腦遞給她。

  唐雨心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抱著筆記本電腦飛快地瀏覽了一遍,然后點了點頭,點評道:“勉強還不錯。”

  雖然還不是十分滿意,但能以他的水平能寫出這樣的,已經算不錯了。

  許辰原本還躺在床上挺尸,聞言翻了個身,憤憤不平地說道,“什么叫勉強還不錯,你夸我一句好的會死嗎?”

  唐雨心平靜地看了他一眼,回得十分耿直:“如果你能寫出讓我夸贊的水平,我自然也不會吝嗇我的夸獎。”

  許辰被噎得厲害,盯著她,倆人大眼瞪小眼地好一會都不出聲。

  唐雨心看了眼時間,還不到十點,起身將筆記本電腦放好,淡聲叮囑他,“我還要去書房,你先睡吧。”

  “不準去!”許辰迅速的從床上跳起來,沖上去從后面抱住她,無賴地嚷嚷著,“唐雨心,你澡已經洗了,論文也看了,我也讓你埋汰了一遍,難道現在不是應該輪到睡覺了嗎?”

  唐雨心擰起眉,拍了拍他的手,低聲喝道:“別胡鬧,松手。”

  他哼了哼,黏糊糊地撒嬌:“難道你在公司忙得還不夠多嗎?你就不能多花點時間陪陪我嗎?”

  唐雨心斜睨著他,“陪你?你是小孩子嗎?難道睡前還需要我給你講故事嗎?”

  許辰語塞了下,挺起胸膛,理直氣壯地回答,“不管,反正我是你老公。”

  她有些無語,嘆氣著道:“許辰,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啊?”

  許辰見她有松動的跡象,趁機將她帶回床上,逼著她跟自己一起躺下來,然后像個八爪魚似的緊緊抱住她。

  他貼上她的耳邊,嘴里嘟囔著,“你是我老婆,只要你能陪我,幼稚就幼稚吧!”

  唐雨心徹底無語了。

  就他邪門歪理最多。

  臺燈按滅了,屋子的光線暗下來,窗外的月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照了進來。

  唐雨心的心里裝著心事,久久都無法入睡。

  耳邊傳來許辰輕淺的呼吸聲,她睜開眼,平靜地看著頭頂的天花板,腦子里不由自主地思索今晚發生在的事。

  她想,欠了債總是要還的,這一次,就當是給楚薇最后的補償吧,以后,她再也不欠她了。

  ******

  “什么?”

  王秘書面露詫異地望著唐雨心,險些以為自己聽錯了。

  唐雨心低著頭,語氣淡定地重復:“那個案子,就按致遠的要求來吧。”

  王秘書皺起眉,“可……您昨天不是還堅持……怎么忽然之間就改變主意了?”

  唐雨心沉默下來,神色有些難以琢磨。

  過了好一會,她才淡聲道:“沒有為什么,總之今天致遠會把合同送過來,到時候你拿來給我簽字就可以了。”

  王秘書躊躇了一會,斟酌著請示道:“要不……等明天的董事會再做決定?”

  “不用了,這件事,我決定就好了。”見王秘書似乎還想說些什么,唐雨心直接制止了他,“好了,這件事你不用管了,下去做事吧。

  “……”

  見此,王秘書也不多好說什么,只好疑惑地離開了辦公室。

  沒過多久,致遠的人果然送了合同書過來,看著唐雨心毫不猶豫地在合同書上面簽下了她自己的名字,王秘書心情有些復雜。

  這實在太奇怪了,以他對唐雨心的了解,她決不可能會輕易地簽下這個合同的,更別說還同意了對方將利益分配的五五分改為了三七分。

  將合同拿起來,王秘書神色凝肅地看了她一會,但最后還是保持了沉默,轉身出了辦公室。

  門關上后,唐雨心立即給楚薇打了個電話。

  電話剛一接通,唐雨心沒等對方出聲,就先開口道:“我已經將合同簽了。”

  楚薇勾起唇,笑得得意,“謝了,以后,我們就是合作伙伴了。合作愉快!”

  唐雨心也不拐彎抹角,開門見山道:“合同是簽了,但這只是一個開頭,如果你們致遠違反了上面任何一個條例,我們都有權單方面終止這份合約。”

  “那是當然。”楚薇仍是笑著,媚媚地說道:“對了,過幾天,我們致遠打算舉辦一個宴會,到時候你也來唄!畢竟以后我們可是要經常碰面的。”

  “不用了,我不會去的。”

  唐雨心淡漠地拒絕了,靜了片刻,她凝聲道:“楚薇,這是最后一次,你我之間的恩怨到此為止。”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楚薇輕笑了聲,神色輕松地轉動著手里的簽字筆,由衷地稱贊道,“唐雨心,雖然我一直都很討厭你,但我不得不承認,你確實是個很厲害的女人。”

  “謝謝,但我不需要你的承認。”

  說完,唐雨心毫不猶豫地掛斷了電話。

  她忽然有些疲倦,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遠方,沉思了良久……

  ******

  考試時間到了,教室里的人陸續將卷子交了上去。

  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后,許辰背起書包準備走人。

  忽然,林楊在后面,對著他的背影大呼小叫,“許少,等等我。”

  許辰沒理他,只是稍微放慢了腳步。

  林楊躥到他的身邊,勾住他的肩膀,嬉皮笑臉地問道,“許少,暑假有什么打算啊?要不要去旅游?和我們一起啊!”

  許辰對他的話題興致缺缺的,不冷不淡地回了句:“不去,你們自己去吧。”

  “哎,別啊,人多才好玩啊。”林楊殷勤地邀請他,“許少,這可是我們最后一次暑假了,這眼看著就快要各奔東西了,總得抓住最后的假期瘋狂一把吧?”

  “跟你們幾個有什么好玩的?”

  許辰直言不諱,“我就算要去,也是跟我家那位一起去。”

  林楊被激得哇哇大叫起來,“許少,你重色輕友!”

  許辰沒出聲,只給了他一個“你這不是廢話的”眼神。

  林楊眼珠子轉了轉,調笑著道,“許少,你說我們都認識這么久了,總聽你提起你家那位,那你什么時候把她介紹給我們認識認識啊?”

  許辰不以為然,隨口應著:“她很忙,沒空。”

  林楊嘿嘿笑了笑,其實他也只是隨口這么一提而已。

  走了一段路,林楊忽然想起了件事情,討好地問道,“許少,下周一你有沒有空啊?”

  許辰一聽他這個語氣,就知道他有求于自己,警惕地斜睨著他,“干嗎?有事?”

  林楊堆起笑容,厚著臉皮地說道:“是這樣的,我和陳詠都買了那天的車票,就是想問問你,那天能不能勞煩你用愛車送我們一程?”

  還以為是什么大事,原來只是這樣而已,想了想,許辰便很爽快地答應了,“沒問題!”

  到了那天,許辰見到林楊和陳詠提著大包小包從宿舍出來時,頓時什么都明白了。

  難怪要叫他過來當司機,這么多行李,坐公車去確實不方便。

  林楊一見到許辰那輛剛噴新漆沒多久的跑車時,頓時被一身香檳色的漆閃瞎了雙眼,痛心疾首地怒斥他的鋪張浪費:“許少,我記得你原來那個漆不是才換沒多久嗎?怎么又換新的了?!”

  許辰翹起嘴巴,有點得意,“好看吧?”

  林楊摩挲著下巴,點了點頭,很客觀的評價,“香檳色本來就是最常用的土豪色系,你這車一看就是個大土豪,我要是碰瓷的,準找你這樣的,一碰一個準。”

  許辰好笑地罵了他一句,“你給我閉上你的烏鴉嘴吧。”

  吃力地幫他們把東西搬入后車箱,許辰拍了拍手,打開駕駛座位上車。

  林楊和陳詠邊很自覺地鉆入后座去,認識了許辰這些年,他們對彼此的一些習慣也已經了如指掌了。

  別看許辰這人平時挺大方的,但他對一些事卻也是異常的“小心眼”,比如他愛車的副駕位置,在車里還有空位的前提下,他是堅決不會讓人碰的,愛惜的很,據說這是他家那位的專屬座位,旁人不能隨便坐,尤其是異性。

  林楊也不知道他這都是些什么毛病,估計是他那個還沒見到廬山真面目的那位養出來的吧。

  到了車站,許辰將車停好,幫著他們把行李送進站臺后,才與他們道別離開。

  這個車站是剛新建起來的,許辰也是第一次來這里,從月臺出來后,他就不知道應該往哪邊走了,四處張望了一會,才找到通往停車場的路。

  無意中,他的目光被一抹熟悉的身影吸引過去,下意識地轉頭看過去。

  出口的地方,他一眼就看到了唐雨心的身影。

  她一個人獨自站在那里,目光停留在出站口的位置,像是在等什么人出來似的。

  許辰以為自己看錯了,定了定神,揉了揉眼睛,才確定自己沒有看錯,真是她。

  他有點疑惑,這個時間她不是應該在公司上班的嗎?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纯正街机捕鱼注册送 为什么玩分分彩的人都输 四肖期期准一刘伯温 美国股票市场指数 线上信誉棋牌游戏 什么股票平台 手机斗牛棋牌app 海王捕鱼兑换码领取 北京麻将麻将机怎么调 飞鱼-海南体彩网 意甲26轮比赛时间 大地网官网app下载 91金蟾捕鱼破解版 王者国际棋牌游戏 新天天捕鱼水浒电玩城 多多棋牌游戏大厅?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纯正街机捕鱼注册送 为什么玩分分彩的人都输 四肖期期准一刘伯温 美国股票市场指数 线上信誉棋牌游戏 什么股票平台 手机斗牛棋牌app 海王捕鱼兑换码领取 北京麻将麻将机怎么调 飞鱼-海南体彩网 意甲26轮比赛时间 大地网官网app下载 91金蟾捕鱼破解版 王者国际棋牌游戏 新天天捕鱼水浒电玩城 多多棋牌游戏大厅?